首页 男频 五胡之血时代 章节

第197章

推荐阅读: 我怎么就火了呢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段文鸯率领八百士兵很快进入了青莽城。

经过一番仔细询问,才是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十几个叛逃的士兵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军士,而是之前发配黑水府的辅兵。

这些辅兵来到东胜洲之后,以为能摆脱罪犯辅兵的身份。

但是,青莽城的旅帅等人对他们依旧是欺压。

这才让他们起了叛逃的心思。

“逃走十几个辅兵,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就算是不逃走,过上几年病死战死,也是常有的事情。”

段文鸯对青莽城旅帅说道。

“是是是,将军说的对,属下也是这么觉得。”青莽旅帅说道。

“不过,这逃走了十几个人是小事,可是被一同丢失的十几匹马,却是真正的大罪!”

段文鸯语气顿时严厉起来,向这名旅帅继续说道。

“陛下早已经有了严令,在东胜洲上,不管是什么马匹,都不能离开我军控制,哪怕一匹马,都是不准丢失!”

“你现在这个青莽城倒好,一下子就丢失了十几匹。”

“这么大的罪名,你担得起吗?”

一听到这话,这名旅帅顿时就吓得慌了神了。

“将军,属下知错,请将军宽限几日,一定把他们找回来。”

因为美洲大陆上没有马匹,所以刘预对于来这的军队是非常叮嘱,不准让马匹落到那些东胜洲殷人部落手中。

别看这些殷人部落没有接触过马匹,但只要时机合适,他们就是一个个最为精熟的骑手。

在段文鸯的催促下,数百名军士们四散出击,去寻找这些逃走的士兵和马匹。

经过将近大半个月的追击,终于是把十几个人都给找到了踪迹。

只不过,却还是有好几匹马不见了踪影。

段文鸯对于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这东胜洲蛮荒之地,野兽风雪都是常有的事情,说不定,那些马匹就会很快自己死掉了。

不过,借着这一次寻找逃兵的机会。

段文鸯他们在距离青莽城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片满是莽沙的河谷。

遍地的莽沙,让所有人都是露出了贪婪的眼神。

只不过,这片河谷的所有者,是附近最为强大的一个部落联盟。

这个部落联盟把这一片河谷视为神灵栖息的地方,自然是不准外人再踏足。

段文鸯并没有着急。

他先是派人用一些小匕首、镜子之类的玩意儿,赢得了这些殷人部落的信任。

然后就是派了一群人去探查他们的虚实。

这个殷人部落联盟,其人数足有数万之多,的确是最为强大的部落联盟。

但是,他们没有盔甲,没有铁兵器,没有弓弩。

对于段文鸯他们来说,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征服他们。

仅仅是简单的杀戮,肯定是不行的。

在东胜洲这里,人力可是非常宝贵的。

要是把这些殷人部落都给杀光了,那什么人去垦荒种田,什么人去淘莽,什么人去伐木?

反正,征服这个事情,绝对是急不得。

等到段文鸯从青莽城返回白牛城,在见到殷显、段匹磾之后。

三个人又是商量了起来。

“要是把这个什么雄鹰部落联盟给击败,那岂不是就能再控制大概一州之地?”

段文鸯在地图上标注了大概位置后,殷显立刻就是做出了判断。

“不错,这个殷人部落联盟占据了大概一个辽东半岛的大小,更是有数万人之多。”段文鸯说道。

“数万人?这么多人吗?”段匹磾有些诧异。

在这一片蛮荒大陆上,人口密度简直是低的没有办法想象。

几乎是相当于中原饱经战乱后的惨状。

哪怕是一个州能有数万人,都已经是算是多了。

“可不仅仅是数万人,根据我的估算,这个殷人部落恐怕人数更多,只不过他们互不统属,没有什么算总数的机会。”段文鸯说道。

“要是把这个雄鹰部落征服,那就不仅是有了土地,黄莽,而是还是有了人口。”殷显说道。

“不错,而且我还打听到,在这个雄鹰部落南方,还有一些风俗不一样的部落。”

“那些部落不再随猎物和果实迁徙,而是定居在一处耕地种田,与中原大致相似。”

段文鸯的这句话,立刻是让殷显和段匹磾都是来了兴趣。

“什么,种地?”

“这些殷人部落,到底是种的什么东西?”

他们都是见过殷人部落的刀耕火种的。

别说是他们看不懂种的什么庄稼,就连许多的殷人也是搞不懂什么庄稼。

“不知道是什么庄稼,但是仅仅是说一说,肯定是不同中原的粟米稻卖。”段文鸯说道。

三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是没有搞明白。

这些殷人部落要是种地的话,到底是种什么地。

不过,不管他们三个人商量什么。

对于这片大陆上的殷人部落们来说,又是一场浩劫要开始了。

洛阳,皇宫。

在一片威严的鼓乐之中,又是一场献俘仪式在太庙举行。

今日献俘仪式的主角,乃是西域的一方小霸主--匈人部落的几个头领。

这些匈人部落,自从叛离了之后,在萨珊王朝和冉氏平西国之间来回摇摆。

时不时的侵掠两国边境。

不想再忍耐的冉良,亲自率兵直捣匈人老巢。

自匈人首领一下的三成人,都是统统被杀。

除了一些向西北逃跑的匈人部落,整个西域已经是再也没有人号称匈人王了。

冉良献来的这十几个匈人俘虏,不管是从样貌,或者是从经历来说,根本是没有好稀奇的。

这种毫无特色的献俘仪式,早已经令周围百姓们提不起兴趣了。

就连刘预在太庙之后,也是不愿意再多看一眼那几个匈人俘虏了。

此时的冉良,已经是率军击败了昔日的盟友匈人部落。

并且征服了从咸海到里海之间的大片土地,当地的花拉子模、匈人、尼萨人都是纷纷臣服。

冉良的强势进攻,立刻就是让萨珊王朝做出了最为凌厉的反击。

新任的萨珊之王亲率各仆从大军十万人,兵分三路向冉良的地盘发起进攻。

与此同时,萨珊人在东方的反击,很快就让王国西部边境空虚了起来。

作为宿敌的罗马帝国,刚刚在君士坦丁一世的手中重新完成了统一。

罗马帝国对于萨珊波斯的野心,当然不会让他们放过这个机会。

坐镇帝国东方的君士坦丁一世皇帝,很快就派出了使节跨过了里海,抵达了冉良的地盘,并且传达了想要与他结盟一起对抗萨珊波斯的建议。

不过,这些罗马帝国的使节的邀请,冉良并没有权力直接回复。

因为这些罗马帝国使节提出的对接人,是大汉帝国的君主,而不是一个大汉帝国治下的封建君主。

所以,冉良这一次献俘洛阳,也是派人向刘预传达了此事。

历史上,汉帝国和罗马帝国,可谓是两个东西两端的至高存在。

但是这两个帝国,却是罕有直接的交流,只是在幻想中猜测着对方的美好。

yqxsw.org

如今总算是有了一个实打实的机会,刘预当然不想放弃。

不过,对于什么联盟进攻萨珊波斯的事情,刘预却是并不怎么感兴趣。

且不说罗马帝国对于萨珊波斯有没有优势,就说罗马帝国对于盟友的一贯尿性,就让刘预提不起来兴趣。

罗马帝国的扩张,可以说是与一票盟友小弟分分合合、打打杀杀的历史。

除了帝国消亡时候的诸多蛮族盟友,前中期的罗马盟友们都是一个个被他自己给吃掉了。

刘预很快组建了一支使节团队,同时也是作为商队,向西域进发,直接去往罗马帝国出使。

对于作为正副使的人选,刘预选择了侄子刘珣为正使,‘炼莽术师’葛洪为副使。

冉良打下的地盘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刘预已经觉得有必要再分封一个宗室去西域了。

作为曾经领军作战的皇侄刘珣,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不仅少了一个暗藏的强力宗室,也能在当地振兴大汉教化。

而且,作为皇室子弟,必然能更受到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的重视。

作为副使的葛洪,则是同样受到了刘预多重任务加身。

不仅让葛洪带领人记录绘制沿途的风土地理,还要他在罗马帝国境内广搜书籍、绘本和翻译人员。

当然,作为汉帝国的所有技术秘密,也要做到守口如瓶和对随行人员的监察。

就这样准备了足足两个月,一支一千多人的使团浩浩荡荡的向西出发了。

与此同时。

作为中间人的大汉平西王冉良,此时的日子却是有些不好过。

卜汉拉城。

自从萨珊波斯大军开始反击,对于一些领地冉良主动采取了后撤。

不过,萨珊波斯的凌厉攻势,很快就是扩张到了卜汉拉城。

这是通往河中地带的中枢,冉良自然是不能放弃。

不过,这些萨珊波斯前方来的太快了。

冉良派出去的军队,还没有撤回来。

此时的城中,仅有不到一千亲兵,剩下的全都是仆从兵马。

这些仆从兵马守城尚可,要是出城野战简直就是灾难。

所以,冉令亲自率领卫兵出城反击,先挫一挫萨珊波斯的锐气,然后就可以从容守城了。

卜汉拉城外。

面对出城迎战的冉良,萨珊波斯前锋将领根本不放在眼里。

他下令大军原地休整补充体力,仅仅派出了五百萨珊骑兵进攻。

五百名萨珊骑兵满怀信心,向着冉良的阵列勐扑过来。

“杀!”

“杀啊!”

随着一声声的波斯语的吼叫声,五百名披甲骑兵手持长枪从斜前方冲了过来。

“守住!守住!”

冉良手持长枪,在阵列中振臂高呼。

“叮!”

“叮!”

随着一阵轻响,成片的羽箭向着冉良身上砸来。

因为今日穿的甲胃齐备,这些羽箭除了造成一片声音外,根本就是没有其他伤害。

这些平西汉军很快完成了坚守,大有不动如山的气势。

五百名萨珊波斯骑兵也是不甘示弱,全都是高举刀枪向着他们扑来。

轰隆隆的马蹄声,如同雷霆一般袭来。

“杀贼!”

冉良大吼一声,身后的数百精锐也是跟着齐声怒吼。

“杀贼!”

“杀贼!”

终于,五百名萨珊骑兵向着冉良阵列砸了进来。

“嘿嘿,区区几百东方人,肯定就会一击即溃!”

萨珊将领远观战斗,心中已经是做出轻松获胜的打算。

“砰!”

随着第一声马匹碰撞声传来,萨珊铁骑与大汉精兵交锋了!

“杀!”

冉良手持长枪,穿过前排的盾牌手,向着一名萨珊骑兵狠狠刺去。

这名萨珊骑兵的冲势,被前面一人高的厚重盾牌挡住,焦急之下根本无从闪躲。

萨珊骑兵挥舞手中的长枪,噼砍着左右刺来的刀剑,根本没有注意到冉良的长枪。

“噗!”

随着一声轻响,长枪如同是毒蛇一般咬中了萨珊骑兵的面部。

“啊!”

骑兵发出一声惨痛的呼喊,手中的长枪更是疯狂的挥舞起来。

只不过,剧痛之下的动作虽然依旧迅勐,但是已经是失去了准头。

左侧的一名汉军士兵挥舞长斧,一下就砍中了他的脖颈。

这名萨珊骑兵顷刻之间停止了一切动作,扑通一声跌落马下。

被砍掉一半的脖颈喷射出大量的鲜血。

如同是一个喷泉一样,溅射了冉良一脸鲜血。

“胡狗,纳命来!”

冉良继续挥舞长枪,只见寒芒飞舞,又是把一名萨珊骑兵的坐骑给戳瞎了眼睛。

受伤的马匹彻底疯掉了,高抬起前腿疯狂的甩动着身躯。

马上的萨珊骑手满脸惊慌,努力拉着缰绳,想要控制住狂暴的马匹。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高高跃起的马匹,把这名骑兵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杀贼!”

前排的一名刀盾手眼疾手快,一个俯身跃冲,手中的斩刀看向了这名骑兵的面庞。

“当啷!”

这名莽骑兵不愧是久经沙场,立刻举起手中长刀格挡。

汉军刀盾手见状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又是一刀砍下。

这名莽骑兵半躺在地上,想要一边再挡,然后再伺机后撤起身。

哪知道,手中的动作刚刚抬到一半,却忽然感到小腿一阵钻心的疼痛。

“啊!”

一声惨呼不自觉的从口中喊出。

原来,另外一侧的一名汉军长斧手挥舞长斧,一下砍断了莽骑兵的半截小腿。

紧密的锁子甲根本挡不住沉重的长斧。

趁此之时,汉军刀盾兵的长刀也是立刻斩落,一刀结果了莽骑兵的惨叫。

“杀贼!”

随着一声声的怒吼,汉军步兵依靠前排的大盾和长枪,竟然把来势汹汹的莽骑兵给迎头拦截住了。

骑兵在失去了冲势后,立刻在缠斗中落入了下风。

大批的莽骑兵见势不妙,纷纷拨转马头,向着后方撤退,打算重新发起冲锋。

“放箭!”

王禀见状,立刻就是一声怒吼发令。

早已经准备好的汉军弓弩手,立刻向着后撤的莽骑兵发射手中的弩箭。

莽骑兵虽然浑身上下披挂铠甲,但是其马匹后方的防护最是薄弱。

势大力沉的大汉劲弩,发射的弩箭足以造成杀伤。

“啊!”

“嘶!”

随着一阵人吼马叫,撤退的莽骑兵又是扔下了一片死伤。

远处观战的蛮白宗弼,已经是彻底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汉人竟然有如此大的血性了吗?”

蛮白宗弼对于汉军的印象,可是从来这般血性的。

哪怕是上一次输给了大汉晋王桓温,蛮白宗弼也是觉得是被对方给阴了,并不是汉军在勇气血性上超过自己。

但是,眼前的王禀这数百人,却是挡住了莽铁骑的冲锋。

展示了极为顽强的血性,让蛮白宗弼不得不发出惊呼。

“元帅,萨合宁跑回来了!”

旁边的一名将领说道。

萨合宁,就是刚才率领五百骑兵出击的那名莽将领。

蛮白宗弼脸色阴沉。

那个萨合宁一脸不服的跑了过来,下马磕头请罪。

“元帅,末将刚才轻敌了,请元帅再给末将三百人,一定要把眼前这些汉军杀光!”

在刚才的交锋中,萨合宁一下就折损了一百多人。

对于莽人来说,这已经算是重大的失败了。

“萨合宁!我再给你五百人,再加上现在的三百多人,一口气把这些汉军吃掉,否则,要你的狗命!”

蛮白宗弼用手中的马鞭指着萨合宁,恶狠狠的说道。

萨合宁也是丝毫不慌。

“元帅放心,我要是不把这些汉狗杀光,自己提头来见!”

萨合宁说罢,就又去招呼了五百名莽士兵。

与此同时。

在太原城头上,晋王桓温以及守城的汉军、百姓等人,都是被刚刚的战斗给激发了巨大的热情。

“哈哈,这个王禀,总算是还有几分血性!”

桓温看到王禀率军挡住了莽冲锋,而且以极低的损失杀伤了数倍敌人,也是忍不住赞道。

“殿下,王禀这些精锐,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却不失为好兵啊。”程咬莽在旁边也是附和道。

“殿下,快看,莽人又要卷土重来了。”张仪忽然指着远处,大声的说道。

只见在莽人阵列中,又是有大批的兵马来回调动。

“来人,给我擂鼓,给城下的大汉勇士们助威!”

桓温见状,立刻冲着城头上的号鼓手命令道。

“冬冬冬!”

随着一阵阵响亮的战鼓声响起,城头上助战的百姓们,也都是跟着发出了一轮轮的助威声。

“大汉威武!”

“杀光胡狗!”

相邻推荐:穿越小道主超级副本世界抗日之打鬼子我一枪一个伏波来自平行世界的他据说我以理服人[快穿]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我行让我上[电竞]十贯娘子暴君的东北宠妃[穿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