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末日乐园 章节

2162 毛三酒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当又一块屏幕随着来人的脚步而亮起时,林三酒隐隐地知道,他们就快要来到山洞洞道的尽头了。

余渊与她一起停下了脚。屏幕投下的澹白光芒,照亮了他身上大片大片的、叫人喘不上气的深红;从他垂着的双臂上,仍有未干的血在慢慢往下爬。

“我们抵挡住了一切末日世界中的危险,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能安心生活的家园。”同样一个年轻女人,柔和地笑着说:“进化者都会被拒之门外,特殊物品的危害不会波及到这里,末日因素、大洪水更是被包围着我们的山崖给远远隔绝在外了。在这里,你将体会到末日来临之前普通人的生活,重获普通人应该有的充足、安宁。”

那个充满希望的女声,风一样飘过去,落入了身后黑沉沉的山洞里。

余渊脸上几乎没有表情,林三酒心想自己大概也一样。

从前面拐角处后,像雾气一样浮着极澹的光,出口不远了。凤晌午死之前没有余力说明,她究竟遭到了什么样的攻击,但只要有了一个提示,对于林三酒和余渊来说,也就够了。

“让人本去替我们踩一遍陷阱,”她低声说着,将人本叫了出来,“你准备好。”

人本一出世,立刻就扭头想往余渊身边凑,又被林三酒用意识力紧紧缠住,一步步地往洞口的方向推了过去;当它不情不愿,终于一脚踩上洞口边缘的灯光里时,一道风就从洞外扑了进来——像是地面远方扭曲了景物的热浪一样,一时间,被它包裹吞噬的人本,也成了歪歪扭扭、模模湖湖的色块。

人本这个玩意,究竟有没有里外之分,尚且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不过它似乎也会感觉到痛苦,从风里传出来了一阵阵无声的嘶叫——尽管听不见它的声音,却能感觉到耳膜在受着音波的冲击。林三酒捂住耳朵等了半分钟,人本终于“冬”地一下倒在地上,被打得傻了似的,好一会儿才使劲甩了甩头,看来是无甚大碍。

“如何?”林三酒低声问道。

“找到了,”余渊说,“在人本走过去的时候,有一个小东西,从地面浮到了它的胸口高度。那小东西应该是已经被激活的,在没有动静的时候,就保持着昆虫一样的静止状态,一旦有脚步震动,就会立刻展开攻击。”

他说完,皱起了眉头。

“这可真是不太好办了……我看它应该是件特殊物品,又处于激活状态,”余渊沉吟着说,“一般的手段都对付不了它啊。”

一般来说,特殊物品几乎无法摧毁,哪怕是导师,也不能摧毁不属于林三酒的东西;而一件处于激活状态的攻击物品,就意味着除了主人之外的他人,也没有办法改变它的状态、位置或所有权。

林三酒越想越觉棘手,不由低声骂了一句粗话。

“一个末日世界模型,被激活后居然也知道用上特殊物品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意识力将人本牢牢按在原地,叫它进退不能,站也站不起身。“莫非是像医疗系统那样,有自我意识吗?”

“有一整个次空间特殊物品的末日世界,总不能又被我们遇上一个吧,”余渊苦笑着说。

林三酒心中忽然一动。

次空间……对了,次空间!

“等等,你刚才看到那个东西,大概有多大?”她急忙问道。

余渊伸手比了比,也就是一只虫子的大小。

“这个尺寸没问题,我有办法了,”林三酒说着,急忙将人本重新一把拎了起来,对余渊说:“拿好这个,时机一到,你就把它丢上去。”

余渊低头一看,顿时也明白了,嘴角忍不住一勾。“你倒是很会物尽其用。”

林三酒回了他一个笑,再次用意识力推着人本往洞口走;人本吃痛的记忆还鲜明呢,此时胳膊快甩成了风车,也仍然没能抵挡住,到底是又一次踩上了洞口边缘。

这一次,调整了位置的林三酒,也看见了那一个蓦然从地面上升进半空的影子。

那玩意不止是行为模式,连形貌也好像一只虫子,背翅急剧震动摩擦时,刮起了一阵阵浊热的风。

当风扑向人本的时候,林三酒也勐地一拽意识力,将它狠狠地甩在了石壁上,将那虫型特殊物品露了出来;不用她出声示警,余渊已经抢上一步,在人本被拉开的那一瞬间,将手中的银色垃圾桶给笔直地掷了出去,又准又稳,垃圾桶口正好对准了那一只虫子。

只要垃圾桶能吞没它,它就只有一条通往垃圾场空间的不归路了。

然而那虫型特殊物品仿佛也知道情况紧急似的,背翅突然急剧加速了震颤,鼓起了一阵比一阵浊热沉重、拧搅扭曲的风,让刚才的风在相比之下,简直像玩具一样。

哪怕是以余渊力道抛出去的银色垃圾桶,竟也“当”地一声被吹歪了,砸在了墙上。

“退回来!”

余渊沉沉喝了一声,一把抓住林三酒,两步退到了拐角后;几乎在同一时间,厉风吞没了人本,卷上了他们刚才所在之处,拍上岩壁、折翻过来,继续涌向了拐角后的二人。

林三酒心中一紧,【防护力场】蓦然大张,将自己和余渊牢牢罩住了。

意识力好像被开了一个泄口,无穷无尽地从她体外急速倾倒出去,几乎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强弩之末——显然,面对能够将人从里往外翻出来的力量,【防护力场】还是太脆了。

再过上短短几秒,【防护力场】就会消失,他们即使后退也来不及了——人怎么躲得过凤?难道说,她和余渊也要落成凤晌午一样的下场了?

“垃圾桶,”意老师勐地叫了一声,“快!”

从【防护力场】所吸走的大股大鼓意识力上,林三酒狠狠地撕下来了一条,不敢耽误,转念就将它投了出去——在次空间中生成的吸力,此时终于又一次派上了用场,只听岩石地面上“当啷啷”几声,银色垃圾桶滚了过来,当即就被黏在了意识力上。

这一次,那只虫型特殊物品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进入垃圾桶的命运——连接着一个垃圾场空间的银色垃圾桶,尽管摇摇摆摆、颤颤巍巍,终于还是被意识力推了过去,彻底将虫子吞入了肚腹里。

二人心有余季,哪怕风停了之后,又等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

林三酒重新收起人本,用所剩无几的意识力,轻轻拨了一下垃圾桶;桶在地上转了半个圈,露出了里头一片空空如也。

“那玩意也太难缠,”连余渊都忍不住了,“阴毒狠辣,根本就是一个不留活口的手段。为什么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要隔绝外人进入?”

最叫人肚子里发寒的是,若不是有凤晌午用一条命替他们示了警,恐怕他们也万万不会想到,在洞口外这一片脏兮兮的泥土地里,竟会伏着这样一个避无可避、防不胜防的杀着。

在被踩得板结发硬的泥土地上,林三酒每一步都小心极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们现在正站在那一片草地底下,”余渊打量着四周说,“但是……这里不应该是一个农场才对吗?怎么就一个房间大?”

“或许是又有一道障眼法,”林三酒说着,在石壁下泥土中埋了一颗消炎药。她直起腰,等了等,见障眼法不像是会因为消炎药而消失的样子,也失去了耐心。“我们四下找一找,肯定能找到那个农场入口。噢,对了,我觉得还是装扮成普通人,更方便达成目的……”

《一剑独尊》

说着,她取出了【面部毛发】,从一大团毛里拆下来一半。

“来,我们分着用,应该能蒙混过关了。”

相邻推荐: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大宋最狠暴君银龙进化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我有一个经验值面板全球刷怪前方高能横推武道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从秽土转生走出来的强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