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章节

第569章 胡爷回来了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潭州城,有一项传统名吃,那就是吃早酒。

这早酒最早可以追朔到清朝时期。

潭州城附近码头众多,很多码头做工的长工早上出来做工,做工之前喝一点酒,提神醒脑。

久而久之就成了早酒的传统。

和往常一样,铁嘴胡同里,早早的聚拢了一大批人,排队喝早酒。

老板是个胖乎乎的八十多岁老头,一边打酒,一边朝着周围人叨叨,“我这摊位,当初时候,齐铁嘴齐爷最喜欢来吃了!当年我爹在的那会,我家在这里摆早酒,齐铁嘴齐爷就在我们对面算命,他每天第一卦算完,就来我们这里喝早酒!”

“那个时候,我们这边老豆腐都是一个大洋二十块!对比现在,差不多好几十块钱一块!”

“真正的上档次的吃摊!”

这时,喝酒的一个中年人道,“老板说的齐铁嘴,可是九门的齐铁嘴?”

老板嘿嘿一乐,“咱潭州城,除了九门齐铁嘴,还能有谁?您怕是不知道,潭州城以前叫星城,放在三国,那叫长沙!孙坚都是咱们这片的。”

“呵呵。”

中年人盛了一碗老豆腐,拿了一个焦圈,一瓶莲花白,走到了巷子角落僻静地方坐下。

xiashuba.com

中年人刀了一口老豆腐,若有所思。

“我回忆了白帝出世到现在的一切。”

“我突然发现,白帝似乎没有做过大恶。”

“一个没有作大恶的长生者被冠上了最恶长生者的名号。”

“而这世道却觉得,这很合理。”

“这世道,病了。”

他有着一张平庸的脸颊,平头短发,左臂上有一条明显的疤痕,一对略显灰暗的眸子,此刻如果有人来看,会认出来,这,这不是卸岭扛把子,陈玉楼吗?

陈玉楼已经不复当初常胜山上的风采,整个人和打了霜的黄瓜一样,病怏怏的。

这也不能怪陈玉楼。

陈玉楼好不容易从那极乐净土逃出来。

本想着赶紧投奔白帝,白玉京兵发净土,力压黑水城,白帝以无敌之姿碾碎净土,救回来自己好兄弟鹧鸪哨。

可刚一出来,听到了噩耗,白帝,白帝没了!

这一消息,恍如晴天霹雳!

陈玉楼在逃出来的过程中,想过各种各样的情况,比如说白帝刁难自己,不愿意出手,比如说白玉京其他成员不接受鹧鸪哨,比如说鹧鸪哨现在的情况适不适合回来,会不会再叛变,等等所有情况。

但是,陈玉楼唯独没有意料到一种情况,白帝陨落!

白帝,那么强大,动辄生吞长生者,让整个长生界瑟瑟发抖的吞噬大魔王。

怎么,怎么就突然没了!

你这消失陨落的也太突然了吧!

一点长生者的套路都不走,说没就没了!

能不能有点征兆,让我们都有点心理准备啊!

早知道你白帝挂了,我特么就不跑出来了!

陈玉楼无法接受这种情况,这根本没法说啊!

好在,就在陈玉楼走投无路,人生失去目标,黑水城高手马上来追杀自己的时候。

陈玉楼意外收到了一个消息,有个老熟人约他在潭州吃早酒。

陈玉楼认识的老熟人不多。

而且还请自己吃饭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陈玉楼忐忑的来到了这个地方,看着周围。

这潭州城明显是老九门的地盘,对方把我约到这里,难道说是三叔请我吃饭?

可三叔不是白玉京的吗?

我现在明显算是白玉京半个叛徒,估计不受待见吧。

如果不是三叔,那会是谁?

总该不会是胡八一吧!

陈玉楼想起胡八一,突然对这个后辈俊杰思念起来,这小子摸金技术天下独步,如今白帝不在,没有人能压住他了,也不知道他会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就在陈玉楼思忖的时候,不远处老板笑哈哈道,“幼,四爷,您老怎么有空来我这小铺子里了!四爷里面请!”

四爷?

陈玉楼没有回头,已经知道是谁请自己吃早酒了。

一袭平澹的民国时期的短襟黑衫,配上一丝不苟的行头,陈皮阿四还是和当年年轻时候一样干练。

陈皮阿四把老豆腐和莲花白放在了桌子上,头也没看陈玉楼,平澹道,“别乱想,我没请你吃酒。”

陈玉楼一愣,“不是你请我吃早酒的?”

陈皮阿四道,“不是,我也是被人请到这里来的。”

陈玉楼和陈皮对视一眼,二人都是聪明人,都没有去过问对方怎么来的,为何来。

二人好像是多年没见的故友,自顾自的唠起了家常。

陈玉楼抿着酒水,一边感慨,“最近四爷过得还好吗?”

陈皮阿四麻木脸颊上出现了一抹讥讽,“我已经三天两夜没合眼了。”

陈玉楼道,“白帝陨落到现在,也就两天时间,难道说这些天你都睡不着?”

“睡不着啊!”陈皮道,“总担心一觉醒来,这世道就变了,我就落伍了。”

陈玉楼道,“可睁着眼,世道一样会变啊!”

“说的没错。”陈皮看着陈玉楼,“总把子对现在的世道有想法吗?”

陈玉楼摇头,“没有,这世道太乱了,被白帝一顿折腾,现在满地鸡毛,那些蛰伏的家伙,一个个磨牙允血,磨刀霍霍,这些天估计都会起事,如果可以我想去海外,或者说,关外躲一段时间,等这里的事情消停了,再回来。”

陈皮点头,“出去躲下,也是个不错的想法,可我估计我们俩都出不去了。”

就在二人闲聊时候,一个豪爽笑声传来,“老板两碗老豆腐,多放辣椒,还有再来一大瓶莲花白!”

“好累!”

豪爽说笑的人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偏僻角落,不偏不倚,坐在了陈皮阿四的正对面。

这人一袭板正的儒生长衫,打扮的斯文有礼,踱步之间隐隐有儒雅之风。

陈皮阿四和陈玉楼看着那人,俩老家伙眼里都漏出来了一抹无奈,无聊,似又情理之中的神态。

陈皮阿四挑着手里的老豆腐,自言自语,“我就说么!谁能无聊的拉我来这里吃东西,这么低成本的请客,除了你也没有第二人了。”

陈玉楼也几分无聊的道,“下次请吃饭,能不能去个排场点的地方,这地方,太不够意思了。”

而那人也不惯着两个老家伙,一边吃老豆腐,一边都囔道,“能让我胡八一请客,你们就偷着乐吧!你们以为我过得很好吗?老子在阳明书院吃了三个月的素斋!三个月!一滴油水都没有!这都三个月没开张了,老本早吃完了!”

“现在白帝没了!”

“今儿找你俩,没别的意思。”

“太久没开工了,手痒得很!”

“找个墓,熟悉下手艺!”

相邻推荐:掌控时光之龙异常生物见闻录盗墓:搬空青铜门重生从挖宝盗墓开始盗墓世界重小开始一人之上清黄庭苟在诡异世界当毒奶斗罗第一毒奶斗罗之毒奶斗罗纨绔子弟嫁到(GL)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