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封档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 章节

第四十八章:死去的死者

推荐阅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都市圣医 魔道祖师爷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看样子有人比我们先来了,还有谁知道这里?”

看着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根须门,威廉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乌木问道。

从先前开始就一副失神落魄模样的乌木察觉到了威廉投过来的目光。他无力的抬头看向了威廉,然后用近乎自言自语一般的语气虚弱的回答道:

“除了你,还有……自称早就知道这里的芙拉洛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应该是这样的……”

而一旁的芙拉洛立刻补充道:

“他做事的手脚不是很干净,被有心人发现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威廉微微点头。

无论乌木的思想有多接近活者,他本质都是一个亡灵无疑。即便这个亡灵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模拟生者的真实反应,让威廉先前没能看出端倪来,但他做事情时总归会缺乏一些生者的灵动。

“我先进去看看,有危险情况你要优先掩护这里的人离开。记住,尤其要保护好奈泽玛尔与尹利斯的安全。”

威廉回头对芙拉洛这么嘱咐了一句,下一秒,他便只留下了一道闪烁着电光的残影消失在了门口。

实际上,对于芙拉洛这样一位神域法师而言,他的这句提醒显得有些过于谨慎了。

所以,在愣了一秒以后,芙拉洛抱怨般的低声自语道:

“在把当我小孩子看吗……”

…………

“很好,很好……无论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件不小的丑闻了。”

在命令手下将十多名亡灵给当众处决以后,那些“人”终于愿意配合尹来尔的要求了。

《基因大时代》

他们有序的集中在了营地中央的广场上,整齐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起来还真不像是僵硬死板的亡灵,反倒是跟真人没什么两样。

说真的,若不是那些来自于“湮灭之塔”的卫士,能够轻易辨识亡者与生者的区别,尹来尔可能还真察觉不出来它们的身份。

眼下,他看着那些表现得过于像人的亡灵们,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样子自己这一次算是撞大运了。

或者说,芙拉洛那个傲慢的家伙这一次算是要倒大霉了——堂堂圣树公爵在圣树城的地下根系里私自豢养亡灵,这种事情听着都能够成为下一次元老院议会的议题。

翠玉省作为帝国的粮仓,为了防止这里的土地被污染,整个翠玉省境内对于亡灵魔法的研究与使用都是在法律上被禁止的。

这是开国皇帝泰拉一世在建国之初,写在了《帝国法典·翠玉卷》里的基础法律条款。即便考虑到了森精灵对于亡灵法术深入骨髓的痛恨,泰拉·瑞尔还是要求将这条法律写下,作为第一道在法理上的保障。

考虑到现如今还在黑水省不久前出现了大规模亡灵魔力潮汐的背景下——现在星辰议会都在商议要不要限制亡灵系法术的在星辰律法中所占的规模。这个节骨眼上,作为帝国粮仓的翠玉省,第一负责人若是被发现在进行不人道亡灵实验的话……

在翠玉省内部会激起森精灵的激烈反对,而到白金宫,则能作为元老派向女皇派施压的重要筹码。

虽然尹来尔在来之前就知道这一趟肯定会有收获,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收获。此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一趟他回白金城以后,那个赏罚分明的约克议长会给予他多大的奖励了。

要是能够顺理成章的将这个圣树公爵给扳倒的话,说不定元老院御前议会的都能为他留下一张候补席的座位,届时他就能够真正意义上的踏入帝国权力中心的舞台了。

想到这里,尹来尔不由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呢,帝国的狗!”

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尹来尔的幻想。

那是一个身材魁伟,浑身肌肉虬结的森精灵。

他缓缓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站了起来,怒目直视着尹来尔的双眼。

盘绕在他手臂上的多条毒蛇纹身化作了实体,它们吐着信子舞动在了他的身旁,发出嘶嘶的声音。

“不好意思?”

尹来尔稍稍偏过头,装作好像刚刚没有听清的模样。

“我问你在笑什么呢,帝国的狗。”

那个魁梧的森精灵亡灵一字一顿的重复道,更多的刺青化作成了毒蛇,从他的袖口、衣领以及裤腿处爬出来。

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尹来尔有一些眼熟。好像是一个崇拜毒蛇图腾的部族族长,因为拒绝履行让手下加入“狂猎”部队的要求而被芙拉洛除以极刑。

想不到他的尸体与灵魂却是被那个女人拿来做成了高阶亡灵生物。

“还真是难得啊,作为一个亡灵,居然能搭载这么强的知性,还能驱使那些大灵。我曾在白金法环见过的那些亡灵法师都做不到这个程度,你们主人芙拉洛这么厉害的吗?”

尹来尔如此道。

一般来说,能够让被唤醒的亡灵能说出几句逻辑稍微清晰一点的话,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像这种看上去跟活着时没什么区别的亡灵,说它们是奇迹都不足为过——天知道那位女公爵在这方面的研究走得有多远。

不过她走得越远,便说明她犯下的错误就越大,这却是尹来尔乐于看到的。

“你在说我是谁的奴隶?!”

在尹来尔的那番话说出口以后,那个主动站出来的魁梧森精灵就好像被点燃的炸药桶一般,直接怒吼着操纵那些的毒蛇,从不同的方向朝眼前的那个人类袭去。

尹来尔看着那十多条嘴里滴着致命毒液的毒蛇朝自己袭来,却是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护卫在他周围的两个黑袍人稍稍抬起了头看向了那些毒蛇,然后也不见他们有什么另外的动作,从四面八方向尹来尔攻击过来的毒蛇便在同一时间“卡察”一声,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削去了脑袋。

十多个三角形的毒蛇脑袋,还没落地便化作光点消失。而那些无首的蛇身也垂倒在地,接着好似被引燃的引信一般飞快的消散褪去。

“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你不是那位公爵大人转换而成的亡灵?”

尹来尔奇怪的问道,随即他接着道:

“啊,你不用回答。”

那个魁梧森精灵亡灵张开了嘴,看起来好像是想解释一些什么,亦或者只是想再骂上几句什么……然后,他的脑袋也好似先前的那些蛇头一般飞了起来。

“因为你已经死了。”

尹来尔说完,似是有些遗憾一般环顾四周剩下的森精灵,脸上带着三分哀伤七分愉悦的说道:

“劝戒一句,你们剩下的还是别尝试攻击我了,他们可不会察言观色这么复杂的事情。”

那个家伙的脑袋被这么轻飘飘的斩下,令剩下的那些亡灵们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呼。这却是让尹来尔发出了跟自己刚刚找到这里时一样的感慨:

“亡灵居然还会因为同伴的死而感到恐惧与悲伤,这倒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说实话……这真是亡灵魔法能做到的事情吗?就算是,做出这种效果的人,又是出于怎样的心态呢?他有些想不通那个女人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不过现在不是细想这种问题的时候。

证据,他已经是得到了,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应该怎么将这里的证据给带出去。

思索了片刻以后,他看着广场上幸存的三十多人,稍微物色了一会儿,指向了其中看起来年龄最小的那个少年,指挥身边的护卫道:

“你去把那个孩子带过来。”

他不可能将这里所有的人作为证据带走,因此找个容易控制的带回白金省才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剩下的……”

尹来尔看着剩下的那些,如人类反应别无二致,正在瑟瑟发抖的亡灵,不由感到一阵恶心。

虽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提出过“恐怖谷”的理论,但对于这种看上去极为像人,却又不是人的东西,人们感到的心态还是十分接近的。

再加上销毁自己来过这里的证据的需要……

“剩下的全部净化了吧……也算做一件好事。”

思索了片刻,尹来尔得出了这个结论。

跟随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卫士在接到命令以后,同时将目光转向了蹲坐在地上的亡灵们——他们好像随时会发动攻击,然后……

“月境魔物?”

先是一道闪烁的电光,随即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尹来尔的身边。

是他先前在骨白宫大殿见到过的那个男人,那个被公爵称为顾问的风暴省人。

所有的“湮灭之塔”卫士都将目光转向了这个不速之客。并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入了最高规格的战斗状态……那是尹来尔从未见过的状态。

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在意,他先是看了看不远处的几团人形灰尽,然后又看向了刚刚被斩下了脑袋的那个亡灵——随即,他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你一共杀掉了十二个这里的人?”

那人看着他用低沉的语调的问道。

“亡灵而……”

“已”字没有说出口之前,那人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左脸上将他扇飞了约十多米远——能停下了还是因为恰好撞上了大厅里一根凸出的根系上。

“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吗?”

那个不速之客看着险些直接进入休克状态的尹来尔说道。

“你……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吗?!”

感觉自己头昏脑涨,下巴脱臼的尹来尔艰难而高昂的回问道。

“我给他们下的指令是,杀死一切攻击我的东西。只要是输入给他们的命令,就连我都没办法撤销掉。”

“所以,你死定了,陌生人。”

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话,威廉环顾着那些已经将他团团围住的护卫,突然一下来了兴趣。

在他以太域的感知里,这些家伙不是魔法咏唱者,不是权柄者,也不是什么其他的超凡力量拥有者。相比于现实人类能够利用的超凡力量,他们身上的力量波动更接近月境存在。

但他们却又毫无疑问的是现世的人类,甚至都不是与月境存在签订了契约的唤魔者。

这就类似于……人造的月境能力者?

威廉有听蕾梅黛丝说过,帝国建立的“湮灭之塔”与“葬魔机关”两个组织,对于月境的本质进行了极为深入的研究,并且据说真的获得了突破性的成就。

所以眼前这几个家伙就是所谓的“成就”之一?

想到这里,威廉没有握法术媒触的那只手直接抽出了“审判二”。

人造月境存在,会害怕天然反月境武器吗?

相邻推荐:火影之穿越万界无限之万界穿行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臧门诡纹永不解封的档案龙族世界里的猎人神启时代:开局龙族血脉龙族之重启路明非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斗罗:吾名宇智波佐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