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 章节

第一百九十七章 海枯石烂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魔道祖师爷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五条环岛加上中心的那一点小岛,看上去就不像是景旸最开始认为的跑道之岛,而更像是一块摆在海面上的箭靶。

自从发现这里后,金=富力士每年都会来瞧瞧,尝试看能不能把“箭靶”中心的这支箭给拔出来。

凯特被金从贫民窟带出来后,就曾来过一次,当时他还不怎么理解他这个老师的脑回路,因此问过他,为什么这么想要将这支箭拔出来?为什么一定认为这就是支没在岛屿底下直沉海底的巨箭?为什么老师坚信这支巨箭一定有离开这座岛的那一天?

金当时听完简直满头问号。

“你是笨蛋吗?”他对便宜学生比划着引弓搭箭,朝向天际的姿势,“是箭当然要射出去才行啊!”

说老实话,当时听完金的解释后,凯特仍然是没怎么理解。

但今天有些能够理解了。

他按住头顶的帽子,仰头看着升空的那只岛屿巨箭。师父肯定就是为了见证这一瞬间的宏伟壮观,才每年都乐此不疲地来此地停留。失望再多次也没关系,无功而返再多次也没关系……只要能亲眼看到这一幕!

这就是金的猎人之心吗?

凯特正式拿到猎人执照也没多久,他也不认为自己已经出师,因此事事都想要向老师学习和模彷。

酷拉皮卡不知道这对师徒的事,他望着那支升空的巨箭,想到的只有巨大石箭的箭身上铭刻的无数神字……中心的特质系之岛与巨箭损毁或消失后,其他的五条岛上的黑雾在迅速退散……是蕴藏其中的念在瓦解吗?还是说,为了让那支巨箭升空,分散在这片群岛的所有念与气都被抽之一空?

真武王留下这个地方,布下复杂的神字,还制作许多佛像,制作指向这里的藏宝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支巨箭射出?

小滴并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她只在巨箭摇晃大地,徐徐升空的时候看了一眼,她更在意更担心的还是景旸。

他去了哪?

该不会……跟那支箭一起飞走了吧?

小滴这才又忍不住看向天际,巨箭升至高空,看上去已经没有最初那么巨大了。石箭在天际画出一个弧度,冲向更高的云层,向上,向前……

“歪日,那是个啥?”突然有人惊呼。声音像是景旸,但嗓音却更显沉厚。

小滴、酷拉皮卡勐地循声看去。

只见一个酷似景旸,却又比景旸高出两个头,并且看上去四肢更修长,体格更强壮,脸部线条、眉眼五官虽然仍显年轻,但已经不会让人误会成稚嫩,并且头发也长了不少,不止长,而且杂乱……

他顶着乱蓬蓬头发光脚站在那里,与其他人一样仰头望着天空中那支飞走的箭影,目露惊奇。在他手上,握着一柄仿佛与他的气融为一体的气状利刃,而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衣摆、袖子、裤管都一条一条挂着,随风轻摆……

这整个就是一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持剑流浪的乞丐……

“景旸?”

酷拉皮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极为诧异。

虽然听景旸说过,他吸收过多死气之后,就会发生身体异变,但亲眼见证到这样的变化,还是大为震撼。

前一秒还与自己差不多大,十三四岁的少年,怎么一扭头,就变这么大个了?这是多少岁了,二十?

没有一口气变成中年,甚至老年人,应该算是万幸……

“你是?”万幸的那个人疑惑地看着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瞪直了眼,脑门上立刻蹦出一个感叹号加问号,景旸你之前可没说你变身后还会失忆!

小滴走向景旸,景旸伸出一只手,在小滴头顶切了一下,刚好切到自己的脖颈。

他笑道:“嘿嘿,这下我比你高了吧?”

这家伙根本没失忆!酷拉皮卡顿时无语,翻了个白眼。

“嗯。”小滴轻轻应了一声,仰头与景旸六目相对,好奇道,“你现在多少岁?”

“二十……一二三四五六?”景旸哪知道,死气盈满催长身体之后,又不会自带一个身体年龄的标注,而且他现在也没照过镜子,就更不清楚状况了,索性道,“我考考你,我现在看上去像是多少岁?”

小滴果然沉吟,端详景旸的脸。离远了勐地一看,会觉得景旸变化巨大,可如果仔细盯着脸细看的话,又会感觉与之前好像也没多少变化……她道:“二十整?”

“那就十九。”景旸拍板,“我才十九,年轻着呢。”

“嗯。”小滴轻声同意。

景旸一笑,单手将小滴搂进怀里。小滴靠在他胸膛,听了一会儿他的心跳声,目前来看十分平稳有力……单手?

小滴侧过头,看向景旸的另一只手上握着的那柄从他气里延伸变化出的利刃,仰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问这个啊?”

景旸晃了晃手上这柄气剑,这时那边凯特走来问道:“你是景旸?”

“昂。”景旸说。

“你……”凯特迟疑。

“我?”景旸也疑惑,“我怎么了?”

凯特打量他,“你看上去不一样了。”

景旸低头打量自己,“我觉得没变化啊!”

总比漫画里你由男人变女蚁人的变化小多了吧?

凯特沉吟,不再多言。

他猜到,景旸的变化,要么与他的念能力有关,要么是与他刚才消失后的经历有关。既然景旸不愿意透露,那么他也不好多问。

而金的视线,则更多的落在景旸手上的这把气剑上。

变化系的念能力者经过修炼,可以将气的形态变成利刃状,并附加上锋利的特性……但景旸手上的这把气剑,金直觉没这么简单。

他在看景旸,景旸也在看他。

景旸眨眨眼,本想提及当初在幽魂岛与布兰切特见过聊过的事情,跟金这位神秘的世界五大念能力者套套近乎,但这样一来,“身体会变大的景旸”就与幽魂岛上的那个少年景旸联系了起来……所以话到嘴边,他又给咽了回去。

“你有话想说?”金问道,见景旸耸肩,便指向景旸手上的这把气剑,笑道:“愿意聊聊吗,关于你消失后发生了什么?这把剑看上去很有趣,以及……”

他朝景旸身边扫了一眼,“你的守护灵兽呢?”

懂得还真多!守护灵兽都知道……景旸暗自腹诽,举剑指了一下天际几乎要远去不见的小小黑点,正是那支飞出去的巨箭,“当然可以聊,不过那东西是什么?你长得就像是知道很多东西的样子。”

“是吗?”金笑了笑,看向天际已成黑点远去的箭影,“也没什么,真武王维雨果留在这里的一支箭而已。”

而已?

酷拉皮卡心道,那支箭无论从体积还是遍布的神字来看,都不只是而已两字能带过的吧?

“怎么飞走了?”景旸晃了晃气剑,“这好端端的,往哪飞呢?”

“我猜……”金笑道,“它是往暗黑大陆飞了。”

……

高空,冷风呼啸,一支千米长的巨箭穿破云层。

斑驳古朴的石质箭身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神字,仿佛交相辉映,泛着幽黑深邃的光,引领着巨大石箭越过海洋,掠过大陆上的一座座都市,山岭,乡村,它飞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直,冲出地图板块所有大陆的最边缘,仍然朝着更远处更无际的海域飞去……

渔船在岸边的海面起伏着,黑色的海浪如同墨汁拍打着小岛沧桑的礁石,激起冰冷的浪花,打湿了帕利士通的西服长裤。

他没有在意,具现化出一只名片盒,将最上面的那张名片取出,随手揉碎后扔掉。

名片在海风中寸寸瓦解,随风消散。

帕利士通逆着海风,认了一下方向,毫不犹豫地朝着小岛远离人类世界的那个方向找去,没过多久,他远远地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海面上——不,那雄壮高大的背影并非站在海面,而是踩着一块礁石,整个人也如同一只在海浪中千锤百炼的凋像般,一动不动。

“你站的地方,就是地图上最远的地方了吧?”帕利士通在岸边站定,轻松地笑道,“说是天涯海角,也不为过。”

高大魁梧的男子一头黑色乱发,用木枝做簪扎了个发髻,听见身后的声音也没有回头,仍然像是凋像般站着,死死眺望着更前方、更遥远、更未知、更危险、更黑暗的海洋……

帕利士通道:“比杨德先生,我很好奇,既然你这么想要去暗黑大陆,为什么不现在就出发?”

比杨德仍然没有回头,但开口了,说道:“小子,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帕利士通笑眯眯道:“是因为您的父亲,艾萨克=尼特罗对你做了什么限制吗,比杨德=尼特罗先生?”

比杨德勐地回头,死死盯住岸上的金发年轻人,后者面无惧色,仍挂着让人想给他一拳的笑容。

比杨德一脸的大胡子,似乎是露出一个笑容,他踩着近岸的一块礁石,忽然向更远处踏出一步——就在他迈出离开这座岛,离开人类世界,前往暗黑海域的这一步的瞬间,异变陡生。

一缕缕黑色的念在比杨德的背后凭空诞生,变化成一只只仿佛毛笔画出的黑色手臂。

比杨德迈出的脚悬空,竭尽全力也无法真正迈出。背后源源不断冒出的黑色手臂将他身体缠住,抓他的肩膀,扯他的头,揽住他的腰,拽他的手臂……

呜呜呜!呜呜呜!

海浪变得更加激烈,风变得更冷,更阴森……比杨德满身的黑色手臂,他挣断一条,就有两条新的在身后涌现,扯断两条就又冒出来四条……背后冒出的密密麻麻的黑色手臂,伴随着阴风阵阵,好像在泣血相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比杨德收回脚,身上这些攀扯的无数手臂如潮般回退,搅动一个漩涡,全部消失不见。

“看到了?”比杨德没好气地说,“这里就是我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

只要他朝暗黑大陆的方向踏出一步,就会这样。

“还真是天涯海角啊。”岸上的帕利士通自语。

“哼!没关系!”比杨德凝望着远方的暗黑海域,仍然在海上站得挺拔,他露出笑容,目光炯炯道,“我会等的!哪怕要等到海枯石烂!”

帕利士通道:“刚才的那种力量,只有强力的誓约与制约才能办得到。比杨德先生,你是自愿与你父亲达成这道誓约与制约的。”

他说得像是推测,但语气却很笃定。

比杨德没理这茬,反问道:“你从哪听说的我?”

他是猎人协会会长艾萨克=尼特罗的亲生儿子这件事,全世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而知道他现在这里的,理论上应该也只有他父亲艾萨克才对——比杨德不认为他老爹会对这种黄毛小子提及自己。

帕利士通道:“我去过卡金,有幸见到过认识比杨德先生的人。”

“至于我为什么能找到这里?哈哈,”他笑眯眯地说,“其实也不算太难找吧?”

比杨德冷哼一声。

帕利士通自顾自地说:“艾萨克=尼特罗会长先生用这种方法将你束缚在人类世界,不能涉足暗黑大陆……那么代价是什么呢?比杨德先生,你看上去可不像是会乖乖听命于父亲的样子哦?”

“喂,那边有东西。”比杨德忽然打断他,指向前方起伏的黑色海面。

帕利士通望去,果然,在数百米的前方,海水里似乎飘着什么……

“海怪?”帕利士通辨认,“总之不像是遇难的人类。”

“还有气在。”比杨德道,“你去把它弄过来,正好肚子饿。”

“我虽然很乐意效劳……”帕利士通指着前方道,“但对方好像不需要我的帮助。”

数百米外海里飘浮的那东西似乎察觉到了他们,也发现了这座小岛,原本奄奄一息似的,突然间变得凶勐,掀起一阵浪花如同一道利箭朝他们游了过来。

砰!

它好似导弹破开海面,扑向比杨德,“嘶!”恐怖狰狞的口器不断开合。

帕利士通仰头观察,“蚂蚁?”

面对凶勐狰狞的巨大蚂蚁,比杨德冷笑一声,身上浓郁的气骤然爆发,冲天而起。

beqege.cc

相邻推荐: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我与巫女大小姐的除妖恋爱日常绝世管家:开局七个大小姐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影帝他不想当太监无限之直面恐惧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江湖夜雨十年灯穷鬼的上下两千年二爷的天罗地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