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扶明录 章节

第2205章

推荐阅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祖将军,一路劳苦本该多睡会才是,怎生起这么早”李慕仙和姬际可进了伙房拱手请安,

“俺可受不起将军之名”祖大弼虽疯疯癫癫,但也知道眼前这道士是大太监身边的红人,不敢摆谱,起身还了个礼,还顺便给姬际可见了礼,毕竟按军职他没姬际可高。

“昨儿喝多了,睡的沉也睡的踏实”祖大弼说着一叹:“上了年纪了咯,不赖床,何况眼下战事一触即发,也不是赖床的时候”。

“将军心系国事,当为我辈楷模”姬际可奉承一句,祖大寿撇嘴哼了一声,莫给俺戴高帽,国事那么大的事,轮不到俺这种小角色操心,那是你家主子的事。

姬际可落了个没趣,便去盛了碗汤吃了,李慕仙没话找话:“将军今儿莫非要出去转悠转悠?”

祖大弼看了他一眼:“俺去哪儿莫非还要给道长说?”

“那倒不是”贫道随口问问罢了,李慕仙赔笑着,心里暗骂这叼毛的德行咋这么惹人烦呢,便也不在说话,坐在一边默声喝汤,目光瞥见角落一人,见他装扮似是祖大弼的亲兵,心中一动,想到昨晚听闻,便端着碗走了过去:“公子君?”

“道长识的俺?”那亲兵确实是公子君,闻言一怔,李慕仙仔细打量着他微微点头:“公子君在江湖上那么大的名号,贫道闯荡江湖的时候如雷贯耳呀”。

公子君笑了:“道长也太抬举俺了,俺不过江湖无名之辈而已”。

“是么,十年前徐州府张家十一口的命桉轰动一时,岂能无名啊”李慕仙似笑非笑,公子君眼睛一眯,脸上同样似笑非笑:“倒也听闻过,据说是江湖仇杀,真相至今不明,怎么,道长和那张家有渊源?”

“贫道江湖闲散人,岂同贼人一路,只是那孩儿不该死啊”李慕仙嘿嘿一笑,然后凑了过来,低声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汝与吴中又是故交……”

咦,公子君抬手打断李慕仙,嘴角含笑:“吾非禽亦非臣,更何况吾非良人更非良臣,道长就别费心思了”。

李慕仙略显尴尬,嘿了一声:“人各有志,是贫道不识趣了”。

常宇刚起床,就听到一个消息,祖大弼带着二十余亲兵出城了。

走到门口,抬头望天阴沉压抑,零星的毛毛雪随寒风飘忽,嘴里呢喃着:“多尔衮也该动了吧”转身看了一眼也在望天的李慕仙:“道长,这雪还能下大么?”

李慕仙沉默一会儿道:“还会下,至于下大还是下小,贫道便不知了”。

“那道长这窥天之术还没修炼到家啊”常宇随口打趣,李慕仙笑了笑:“贫道只初窥门径罢了,督公是要想要下大呢还是下小呢?”

常宇长呼一口气:“此时,大小都已经不重要了”。

“确实不重要了”李慕仙一怔之后微微点头,常宇突然又问:“北京城下雪了没?”

李慕仙摇摇头:“贫道这只能看头顶这片天”。

北京城也飘了雪,这是今年京城的第一场雪,不大不小,早起的百姓或站在自家院子里,或在门口吆喝着,下雪咯,总会有附近的邻居应和着下雪了。

下雪了对老百姓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坏事,但是让人心情愉悦的开心事,至少孩童们是开心的,三五个在巷子里,张开双臂嗷嗷撒欢,嘴里喊着下雪咯,下雪咯。

偶然有人会皱着眉头,今年的雪来了早了一些,今天的冬天也将和往年一样冷,家里取暖的柴火和煤够不够,今年还会不会闹粮荒,粮食还会不会涨价涨的离谱或者有银子都买不到米。

紫禁城里安静多了,宫女和太监看着漫天飞雪或小声滴咕着,或者安静的望着天空发呆,和他们一样发呆的还有刚下早朝回乾清宫歇息的崇祯帝,得知外头飘了雪,便走到殿前台阶上,抬头望天,伸出手有雪花落在掌心,随即融了水。

几个服侍的太监站在他身后,看着出神发呆的崇祯帝不敢多言语,甚至连一丁点儿声响都不敢弄出来。

许久,一个太监缓缓走了过来,禀皇爷,驸马都尉求见。

驸马都尉就是巩永固,崇祯帝的妹夫,也是皇亲国戚中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接见一般重臣或皇亲都是在外宫或者在乾清门,能进乾清宫里的巩永固是独一份。

最近国事繁忙,崇祯帝也有些日子没见巩永固了,闻其求见,便赶紧让太监将其引来,正好心头烦恼有好多事要给这位亲近吐吐苦水,虽说外戚不得干政,但因俩人太过亲近,崇祯帝很多时候总是忍不住和他说一些国事和家务事,好在巩永固这个人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有些话听了就当没听过,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不该说。

入乾清宫,奉茶看座,崇祯帝便滔滔不绝大吐苦水,先说家务事,太子选妃如火如荼,谁家的闺女怎么怎么滴,这本是周皇后和礼部负责的事,可毕竟还是家务事毕竟是找儿媳妇,崇祯帝不可能真的一点不管不问,又说坤兴公主也该找个人家了,但这丫头倔的很就是不愿意,亦有大臣上奏提及此事,可坤兴公主油盐不进逼急了就说还要在膝下多孝顺几年……崇祯帝夫妻又甚疼爱坤兴公主,舍不得强逼她,但也忍不住吐槽,又说现在朝堂上有人对坤兴创建皇室品牌,经商等事有异议,说有失皇家体面,与民夺利,又说所售之物为皇家尊制,平民用了就是僭越,与礼法不合……

吐槽家务事又扯到了国事,这才是让崇祯帝每日头昏脑胀的事,作为一国之君,特别是一个疆域如此大的国君,每天都有大大小小数以百计,千计的国务要处理。

当然了,一般的天灾人祸杂七杂八的还不至于让他如此焦头烂额,大明如今虽不必当年,但比之前几年摇摇欲坠病入膏肓时已是好了许多,只不过病情虽好转,病症都还在,这才是其忧心之处。

李闯虽和,却是是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虽然常宇在炸弹里头又暗藏了炸弹,一旦隐然会令其自爆,可自爆也既有可能波及朝廷甚至引发意料之外的后果。

西南张献忠那颗毒瘤还在,虽说常宇早作好部署以及调动武昌兵力虚张声势,但也仅仅让这颗毒瘤暂缓蔓延而已,但对毒瘤的根本并未造成任何伤害,且一旦时日太长,毒瘤蔓延之势则不可控了。

除了这两个心头之患外,更有七七八八的国务令其焦头烂额,各地贼患虽日渐式微但却也未能从根本上磨灭,要想从根本上灭了贼患还要从民生上抓,民生是当务之急当务之重,可民生是重病须久医,非一时半刻就能见效的。

去年京畿大饥荒,朝廷从南方调粮导致南方粮食紧张,物价上涨,而作为重灾区的京畿一带今年苗头依然不乐观,毕竟经过大兵灾和天灾洗礼之后,没个三五年根本喘不过来气的。

为了应对今年可能出现的饥荒,朝廷也是打起来二十分精神,除了大范围种植土豆番薯自救外,还要从南方调集粮食以备不时之需,只是,如今南方粮食也吃紧,再想像去年那般采购,借,哄,是不可能的了。

那怎么办?

自是不能凉拌。

好在常宇早已未雨绸缪,让郑家去安南采购,只是眼瞅着好几个月过去了,那边怎么没有一点儿消息传来呢,莫不是郑芝龙办事不利,还是说不好使了?

这让崇祯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如今的朝廷,没钱,没粮,唯一就只剩下一张脸皮了,尴尬的这张脸皮也没几个人给面子,或非手下有个会办事的人,崇祯帝真不知如何收拾这一屁股烂摊子。

若是常宇在身边就好了,崇祯帝又不停的感慨了,常宇在身边几乎所有的事都不需要他费多大心思,都能给办的妥妥当当的,无论是家务事还是国务都板板整整。

有常宇在他上朝的时候腰板都挺的直直的,常宇不在他还能撑个三五天,时间一长就架不住那帮朝臣的各种吐沫星子,腰杆就越来越弯,越来越没底气。

“皇上,臣听闻北边要打仗了?”吐槽大半天,巩永固都喝了三壶茶终于插上嘴了,一句话问的崇祯帝立马又皱起了眉头。

相邻推荐:无敌神婿极品透视民工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无限电玩城抗日之敌后争锋永序之鳞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港综豪雄重生之创业人生重生之桃源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