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章节

第403章 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校花的贴身高手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第403章 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虎

大吉之象?

公子将栖似有恍忽。

他偏着脑袋凝视着陆景,确实不解决陆景为何带着一人一马就敢来这大荒山。

公孙素衣面具上发着微光,他转而抬头。

却将这昏暗的白日里有几点星光洒落。

银河星光照,云雾却更厚重了。

在那厚重的云雾里,好像勐然动开了一道大门,那昏暗的门中走出几道人影,就站在云中凝视着大荒山。

大荒山上越发乱了。

“大秦、陆景、地藏佛子……还有这不知来历的云端七人。”

无忌公子、百里视也看到云上的人物。

那几人气魄浑然,身上元气葱郁,又有些极为隐秘的气息若隐若现。

无忌公子看了百里视一眼,道:“这些人又是什么来历?”

百里视眯着眼睛仔细瞧了许久,道:“陆景说大公子无法杀他,实在张狂了些。

可是陆景张狂一些也就罢了,毕竟是这天底下有数的天骄。

可偏偏天上这些人低头看你我,却自有一股倨傲,可真是奇也怪哉。

天下何人敢这般看你我?”

无忌公子忽有所觉。

而不远处的公子将栖忽然笑了。

“天上有客人来了。”

公子将栖这句话仍是对陆景所言:“可我实在不知你敢来大荒山是因为猜到天上会来人,还是另有底蕴?”

“你说我不敢杀你……可你就近在我眼前,且不看这碧落云高星烂烂,我吞食一道星光之气,化为剑光也可杀你。

那些天上来客对你亦有杀意,他们可不会拦我。”

北秦大公子并未出手,反而有些喋喋不休。

陆景站在原处感叹了一句:“看来这大荒山上的道果确实是天大的机缘,否则我这般言语,似大公子这等人物又如何会忍耐?”

公子将栖叹了口气:“天资固然重要,可若天下机缘不归我,两国征战我该如何灭大伏元神修士?灵潮爆发我该如何杀仙人?北秦战车燎天下之时,我又该如何统管人间?”

“陆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愿意以星光照道果,你仍然会得到第二颗道果,你仍然是这天下天资绝盛的强者……”

陆景低头说道:“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屡屡听闻那些秦人杂记上面记载,我大公子想要吞尽天下之气,我却还想分得第二颗道果,岂不等同于与虎谋皮?”

“若我真就铤而走险,谋了这虎皮,才算是真正的大凶之祸,死到临头。”

公子将栖忽然皱眉:“你不信我?”

陆景看了公子将栖好一阵,忽然间笑得前仰后合:“天下人皆说秦人向来直爽,一言值九鼎。

可我却觉得,倘若我一旦答应大公子,一旦荧惑计都罗喉照道果树,果树开花结果的那一日便是我的死期。”

公子将栖脸上坦然的神色终于消失不见了。

他看了一眼云中的地藏佛子,又看了一眼云中的七人。

旋即叹了一口气:“我实在不知你有何依仗。

此处十余人,除了公孙将军想要带你回北秦之外所有人都想要杀你。

可你偏偏不惊不惧,就好像你已经登临真君之境不惧于我。

这反倒令我有些迟疑了。”

公子将栖说到这里,童孔忽然收缩,一道锋锐的目光直落在陆景身上,陆景元神顿时光芒暗澹,就好像落入了万古的熔岩中。

陆景感知到公子将栖的目光,脑海中骤然间记起那一日,这一位北秦大公子送来青铜请帖,邀请他前来大荒山饮酒。

当他看到请帖,脑海中驱吉避凶命格金光四射,一道道讯息落入陆景脑海中。

【去则大吉,得[大机缘],得一枚[元种],得[问心书]。】

【不承北秦大公子之情,则为吉象,无灾无祸,可得[三千命格元气]。】

于是陆景来了这大荒山,便是为了看一看这大荒山上究竟有何等大机缘……

至于为何他真就敢来,趋吉避凶命格下那大吉之象究竟应在何处……

陆景突然间望向远处的重安三州,感叹道:“这里多的是无畏之人。”

高耸的城墙已然苍老了,斑驳无比。

可这老迈的重安三州却如同一座天关,阻拦了大秦战车太久。

北秦大公子察觉到陆景的眼神,也望向重安三州。

刹那间,一道银滔自南而至,大荒山直至重安三州渺渺百里之地,照出银芒!

恰在此时……

一道平静的声音忽然自北秦大公子耳畔响起。

“重安三州自然有无畏之人,这大荒山陆景先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乃我虞东神之诺!”

公孙素衣、百里视、项无忌勐然朝着大荒山山麓看去。

却见山岚之间,有二十骑破雾而出。

为首的却是一位风裘高冠,背负银枪的少年郎。

那少年郎身躯笔直坐在一匹银马上,身躯之后的银枪上银色浪涛滚滚而至,恰如仙翁初度,手握银河。

仅仅刹那之间,大荒山山巅上竟然满是闪烁的银光!

此人正是重安王世子虞东神。

而虞东神身后十九轻骑个个不凡。

这些人物每一人都如孤峰擎天,又有如高木蔽星空。

走在最中的二人一男一女,俱都已经苍老,身上却有铁骨铮铮的将军气派。

他们自山脚下走来,悄然无声,不露丝毫锋芒,此时现身,却仍然有惊起真龙的威势!

“陈鱼龙,苏女江……”

公孙素衣乃是军中将军,百里视、项无忌也是北秦最为显赫的人物。

他们只一眼便认出了那十九轻骑究竟是何等人物,而最中央的二位老人又是谁。

“世子马前十九卒,其中以陈鱼龙、苏女将为最。

此二人追随重安王已久,早在重安王还是太子之时,他们就已经垂垂老矣,却更是重安王麾下最强者。

时光悠悠,逝去数十载,他们跟随重安王横扫天下,也跟随重安王迎击仙人。

时至如今,他们依然苍老,却也依然强悍。”

公孙素衣心中喃喃自语。

公子将栖看到虞东神,又看到虞东神身后十九马前卒,却无丝毫不悦。

他反而大大方方抚掌而笑,道:“久闻不如一见,重安王世子、十九马前卒,陈玉龙、苏女江……确实不凡。”

“只是……重安王世子前来大荒山,难道就不怕再也回不去了?”

公子将栖话音刚落……

大荒山上忽然变得一片寂静。

风声雨声、山峦呜咽之声、山石卷积之声……等等诸多声响竟然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大荒山似乎陷入真空,一切之气都被公子将栖抽干了。

而恰在此时,大荒山以北,忽有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

轰隆隆!

这恐怖的声响之后,有如星斗坠落一般的风暴自北而至,转瞬间便冲散了公子将栖的神枪银涛。

“世子,我大秦陈兵数十万于大荒山以北,你敢来大荒山,岂不是找死?”

无忌公子拔出腰间长剑。

就连公孙素衣也踏前一步,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枚令牌,那令牌上篆刻着一条黑龙,那黑龙却有九爪,眼中正散发出慑人的凶光。

令牌动,大军出。

若是数十万北秦悬阳武夫翻越大荒山,公子将栖、公孙素衣几人拦住陆景、虞东神、十九马前卒的去路。

便是有陈鱼龙、苏女江这般的人物在此,他们也难逃一个死字。

“大秦、重安三州交战数十年,重安三州却鲜少出城迎战,今日重安王士子将死,重安三州的将士们出还是不出?”

公子将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与陆景、虞东神说话。

公孙素衣已经蠢蠢欲动……

她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设局杀虞东神,大公孙甚至派出孔梵行前去大伏送死,也要杀掉这一位重安王世子。

只可惜因为陆景的缘故功亏一篑。

却不曾想虞东神竟然这般莽撞,竟然敢来这大荒山!

烂陀寺地藏佛子双手合十,口诵佛号。

那七位天上来客巍然不动,居高临下俯视大荒山。

大变动,将要一触即发。

也正是在这时,陆景好像看到了什么,他站直身躯眺望远处……

然后,又朝着重安三州行礼。

公子将栖皱起眉头,也随众人一同望向重安三州。

却见那重山城墙上,一位老人正在举目眺望。

那老人苍苍两鬓依然花白,瘦弱的身躯似乎也被岁月压弯了腰。

唯独那深邃的眼神却好像洞悉着天上地下的奥妙,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又好像无穷无尽的宙宇!

那是……重安王虞乾一。

此时此刻,卧榻已久的重安王虞乾一时隔许多年,再度踏足城墙,远远眺望大荒山,也眺望大荒山以北数十万北秦大军。

他就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威势,天戟不在他手中,七日能够刺破天穹的黑发已然不存……

唯一不变的,是那只神兽白虎正匍匐在这老人脚边,蹭着老人的长衣。

也许是这老人平凡无奇的目光落在了大荒山上。

大荒山上的一切转瞬间便归于平常。

风声雨声俱都涌来。

唯独北秦人澎湃的气血消失无踪了。

公子将栖也好、公孙素衣也罢,他们远远看到这老人,看到这行将就木的昔日武道魁首……竟也如陆景一般!

躬身!

行礼!

北秦三十万大军偃旗息鼓,唯独方才那恐怖气血卷起的风沙遮住了他们的营帐。

“竟还有余力登上重山城墙,一观我北秦大军。”

百里视身躯在发抖:“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虎!

这便是昔日的天下第一、天下九甲之首,人间武夫之首、人间将军之首!”

地藏佛子亦向城墙上的重安王兄弟。

云中天上来客俯视大荒山,甚至北秦大公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勐烈气魄、重安王世子虞东神手中的神枪都不曾压下他们的高高在上。

可到虞乾一出现在那城墙上,七位天上来客身上的浓雾骤然消散了,露出他们的样貌。

为首一人背负长剑,也与其余六人一般,低下头来不敢去看重安王。

无忌公子只看了重安王一眼,他脑海中深刻的记忆似乎被唤醒,他的身躯在剧烈的颤动,眼中血丝遍布,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而不久之前,这位秦国世家主项无忌还曾经与公子将栖说过……等到重安王气血彻底枯竭,他也会去重安三州一遭,送重安王一程。

可当重安王就站在远处的城墙上,句偻着身躯注视着他们,项无忌脑海中频频浮现天官降世一战时的景象。

他不知为何,竟跪倒在黄土中,口中吐出鲜血!

公子将栖看了无忌公子一眼。

他语带感叹,看着又被云雾遮掩的重安三州城墙道:“重安王也许已经气血枯竭只剩下空壳。

可我却仍然无法以三十五万秦国军伍冒险……这就是你陆景、虞东神的依仗?”

虞东神骑在银马上,带着十九马前卒踏足山巅。

陆景喝完了手中酒壶里的青蚁酒,又拿过一壶未曾开封的酒扔给虞东神。

虞东神揭开酒封,喝了一口,便扔给身后的苏女江。

这位老人虽然是女将,却毫不避讳,大口饮酒,豪气干云!

不远处牵着马的宁严冬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浑身气血沸腾。

军中热血,便是他这个大字不识的粗人武夫也可感知一二。

“这回跟着陆景先生,可算是见了世面。”

宁严冬心中这般想着。

他大约以为此事就此而止,他与陆景先生能回太华山了。

只是……公子将栖忽然抖了抖自己的长袖。

“我大秦大军越过大荒山,便有全军覆没的风险。

可我觉得,便是强如重安王气血枯竭十八载,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以三十五万大军换得重安王气血彻底一空,不值。

可若是以我等几人性命,换重安王气血一空,我却觉得重安王亏了。”

公子将栖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些许笑容。

他凝视着陆景,身躯之后勐然多出一道漩涡,那漩涡旋转,气势雄壮磅礴,又夹杂着天地之真,夹杂着天雷之威。

“你觉得有重安三州,有虞东神、十九马前卒我便杀不得你。

可是……这大荒山上却还有人想杀你。

比如那地藏佛子,比如那些想杀掉大荒山上所有人的天上来客。”

“陆景,倘若我们四人拦下虞东神与十九马前卒。

却不知太微垣、荧惑,还有你那司命宝剑、无畏剑心、太子巡狩剑气,是否能够在一尊乾坤金刚,以及七位天上来客手下不死!”

原本不想说,但想了想这么挨骂也不是办法,就提一嘴。

南台的老婆真的很可怜,二十多岁的年龄身上就有3级小叶肿瘤,手术了一次又复发了,但还是一直在积极治疗,后来又有两厘米的胆结石,没办法,又手术了一次。

结果上次体检又查出肺部磨玻璃结节,书友们不知道有没有了解这个病的,作者是真的快崩了,但也只能羊装乐呵呵安慰她,再多走几家医院听听不同大夫的建议。

今天告一段落了,复更,努力更新,赚钱。

相邻推荐:一人之下:天下第一贼重生朱棣之子朱元璋是我爹,穿越大明啃老!朱元璋:大孙,求你登基吧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杀生道果无间诡仙怪兽收集者的奥特之旅你们练武我读书我的洪荒太过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