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叩问仙道 章节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拳套和剑器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白石治。

虚一靖。

灵虚大师府邸。

秦桑离了北极驱邪院,直奔此地,见到灵虚大师便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区区几年不见,不意道友已是吾辈中人,恭喜!恭喜!”

灵虚大师看到秦桑,啧啧赞叹。

“多谢灵虚大师当年助我,请动星琼真人出山,贫道方能有今日。”

秦桑说的也是实情。

若非北宫南斗存炼符助他星元灌体,不知耗费多少心血才能突破,渡劫也不会那么顺利。

“此乃老道分内之事,老弟何须客气?”

灵虚大师拉着秦桑坐下,神色亲切,迫不及待道,“上次老弟走后,老道厚颜向几个老家伙修书讨要百节地竹,果有消息。”

“哦?不知百节地竹现在哪位道友手中?”

天目蝶自行突破,用不到青霜丹。

秦桑收集这么久,丹方只差一味灵药,自然不想半途而废,将青霜丹炼制出来,可以留给火玉蜈蚣。

“那老家伙法号孤贞,出身天枢院天医司,在炼丹之道的造诣远胜老夫,但极少在道庭之外开炉,是以名声不显,老弟可能没听过。”

灵虚大师简单介绍此人。

“道庭的人?”

秦桑神色微凝。

此界道门兴盛,道庭为尊,无论实力还是种种外道,道庭定然都不乏高人。

去拜访这些人,想必秦桑的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秦桑却刻意避开道庭,灵虚大师和顾大师都是出身宫观一脉。

虽说宫观和道庭同气连枝,接触久了,还是能感觉到区别的。

道庭严密的架构、庞大的势力,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秦桑总是能避则避。

“孤贞大师愿意割爱否?”秦桑皱眉问道。

灵虚大师点头,“百节地竹胜在稀少,道庭内珍藏的灵药,比百节地竹宝贵的数不胜数,孤贞老道见多识广,哪怕我们拿出更好的宝物也很难打动他。不过,孤贞老道对青霜丹的丹方有些兴趣。没有老弟首肯,老道不敢擅自做主。”

他和秦桑约定过,丹方不可外传。

原来如此。

秦桑暗道这岂不是一方多卖,一张丹方换取一味百节地竹和灵虚大师开炉炼丹。

值与不值,全在自身。

只要不泄露《盘瓠真经》,出卖几张丹方,鬼母应该不会介意。

秦桑想了想,道:“大师莫要透露贫道的来历,只说丹方是大师意外得到的。”

灵虚大师微怔,看出秦桑对道庭存有戒心。

这也正常,任何人面对道庭那等庞然大物,都要谨小慎微,何况秦桑出身具山治。

“好!”

灵虚大师点头,接着突然满怀期待的看着他,“老弟这些年寻同类丹方,可有新的收获?”

面前的老道士,此刻的表情像是期待新玩具的孩童,秦桑不禁感叹丹方对炼丹师的吸引力。

“贫道回去后仔细搜索了一番,勉强整理出一张丹方,但不知此方能否炼成,”秦桑取出一枚早已准备好的玉简。

玉简内记录着一种名为滢花丹的丹药。

滢花丹是《盘瓠真经》中记录的丹药之一,药效稍弱,但最易炼制。当灵虫在第五变的境界时服用,可以提升一定的修为。

不过,这个效果是次要的,此药最大的作用,是灵虫不断服用的过程中,可以潜移默化削弱小境界之间的壁障,为后面突破打下坚实的基础。

此药需和《盘瓠真经》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否则便会大打折扣。

之前借助化身,秦桑对丹道有所涉猎,取得一些造诣,倘若有心继续钻研丹道,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炼制滢花丹。

经过权衡,他在炼丹上的积累远不如炼器深厚,秦桑决定暂且放弃丹道。

化身还在,或可兼顾,自己实在难以分心。

重炼化身,想要拥有化神修为,也不知要耗费多久,而修为不足难有成就。

为寻飞升之路,他须尽快提升实力,参悟丹道、搜集灵药、开炉炼丹,都会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不如假手于人。

灵虚大师大喜,接过丹方,迫不及待查看起来。

“全是灵花,这个应该是九重蛇芯。嗯,此方所需的灵花更宝贵,好在不算少见……”

灵虚大师沉浸其中,嘴里喃喃自语,仿佛忘记了面前的秦桑。

待他回神,发现面前桉上多出一个玉匣,打开见是一枚妖丹。

“这是……”

灵虚大师露出惊色。

妖丹的气息表明生前乃是洞玄中期的大妖,而且妖丹内没有残留的凶兽特有的凶厉意念。

正因为这种难以抹去的凶厉,凶兽的妖丹价值不如正常妖兽。

这枚妖丹的主人,生前是一头妖侯!

灵虚大师看向秦桑的眼神充满震惊,“老弟你杀了一头洞玄中期的妖侯?”

正是离侯的妖丹。

“实属侥幸,遇到一头重伤的妖侯,”秦桑语气澹然道,“此丹能换取多少丹方中的灵药?”

“这……”

灵虚大师一时也无法回答。

秦桑果断道,“可否请大师帮忙换取灵药,全部用来炼制滢花丹,有多少要多少!这枚妖丹不够,贫道就再去孽原猎杀凶兽。”

修炼《盘瓠真经》,自己修为提升的同时,可以助本命灵虫快速成长,但境界之间的瓶颈仍然存在,主人只能为灵虫提供一定的帮助。若有充足的滢花丹辅助,在第六变之前,不必为天目蝶费心了。

秦桑的语气带着极大自信,仿佛凶兽妖丹唾手可得。

灵虚大师迷惑了,他真的是刚入洞玄?

打量着秦桑,灵虚大师心道自己要重新认识这位老弟了,他本就要亲自炼制此丹,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秦桑本想和灵虚大师商议炼丹的报酬,毕竟不会只开一炉,以后可能要不断请灵虚大师出手。

按照惯例,请丹师炼丹,本应默认将丹方奉送的。

不料,被灵虚大师断然驳回。

二人商议妥当,灵虚大师决定近日去拜访孤贞大师,换回百节地竹,开炉炼制青霜丹。

秦桑等丹成再出发,便向灵虚大师借一间火室,灵虚大师痛快答应。

……

火室内。

秦桑静坐良久。

灵虚大师已不在府中,道童守在门外,无人打扰秦桑。

他的面前摆放着几样东西。

回风甲。

木蛟的鳞片。

离侯的横骨骨锥和一对儿爪套。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离侯从储物法器找到的一些灵材和凶兽尸骨。

他考虑如何炼制这些,为自己所用。

爪套和骨锥经过离侯多年祭炼,两种宝物气息相近,以炼器之法,有机会熔炼在一起。

单单骨锥的威力,就堪比伪灵宝了。

秦桑有灰莺剑和四乘螣蛇印,云游剑也将大成,决定炼制一双以气血催动的拳套,总不能只凭一双肉拳征战。

就此,他向顾大师请教过,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

自己亲手炼制拳套,以及向顾大师请教,后面亲自修复破鼓,都是想提升炼器的造诣。

最终目的,一是尽快使云游剑大成,二是早日修复太乙星舆。

寻找飞升之路和道标之门时,可能还要仰仗此宝。

他面露沉思,脑海中勾勒出拳套的轮廓,视线扫过面前的种种宝物,最后将回风甲收了起来。

原本打算将木蛟的鳞片融入回风甲,思索之后,秦桑决定全部用来炼制拳套。

首先一步便是塑形。

秦桑催动火室中的灵火,先将所有灵材进行精炼,去除杂质。

遇到难以淬炼之物,便祭出九幽魔火。

渐渐地,火室内漂浮着一团团大小不一的圆球,有的是液体,有的是纯净的圆珠。

只剩木蛟鳞片、骨锥和爪套。

一枚枚青鳞飞入秦桑掌中,在灵火锻炼中渐渐缩小,光泽却更为耀眼。

然后是骨锥、爪套。

此三物熔炼,共同组成拳套的结构,最终一对儿初步成型的拳套浮现在秦桑面前。

拳套只有拳头大,表面青光流转,浮现好看的鱼鳞纹,仿佛是由一枚枚鱼鳞叠成的。

在拳套的拳锋处,各有三根尖刺冒出,尖刺微微弯曲,闪烁寒芒,锋利异常,轻易就能破开敌人防御,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凶器!

看着自己的作品,秦桑又做了些调整,满意地点了点头,引动那些圆球融入拳套,强化结构,丰富细节。

塑形完成,接下来需要铭刻禁制、符文,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决定了拳套的威能。

这一步相当于为拳套开辟经络,禁制符文便是一条条经脉,炼器师称为通贯气脉。

选择何种禁制符文、如何进行组合,是否契合使用者,都需要仔细考虑,慎之又慎。

秦桑为自己炼制,相对而言简单些,但进展也极为缓慢,一连过去数月,只得到一个器胚。

在炼制的过程中,秦桑收获了很多心得,也有许多思考,需要想清楚,心知不可能一蹴而就,于是中断炼制。

灵虚大师不知何时回来了,见到秦桑出关,立刻把他拉入厅堂,摆出一个玉瓶,捋髯而笑,“幸不辱命!”

玉瓶内盛放三枚丹药。

青色丹药表面结一层细微的白霜,如同飘动在青天的澹澹白云。

三枚青霜丹!

秦桑惊喜之余,对灵虚大师佩服不已。

按照丹方记载,一炉青霜丹,若所有灵药的药性均属上乘,其他条件近乎完美,可成四枚。

秦桑自知自己搜集的灵药参差不齐,灵虚大师丹成三枚,足见其炼丹之术精湛。

“多谢大师!”

秦桑谢过,心中暗道火玉蜈蚣服用三枚青霜丹,若还不能突破,只能顺其自然了。

集齐滢花丹所需灵药还需时间,秦桑便不再久留,向灵虚大师告辞。

……

中茂治北部。

正性靖,妙通坛。

离开灵虚大师府邸,秦桑来到此处都坛。

他要拜访的是一个名为点金山的势力。

点金山在道门颇有名气,精擅炼器,门中产业点金阁开办在多处靖坛。

不过,点金山的山门不在靖坛,位于一处较为偏僻的都坛治下。

秦桑经过打探,选定点金山。

此时他改头换面,从靖坛飞遁而来,落在都坛城门,进入仙城,找到点金阁。

步入阁中,秦桑只说鉴定一件法宝,由侍女引领进入后堂,见到点金山的一位炼器师。

一眼看破对方的修为。

秦桑大剌剌坐下,“听说点金山掌门乃是炼器宗师,贫道慕名而来,有一件宝物想请贵掌门掌掌眼,却不知如何才能见到?”

对方神色不变道:“只要道友的宝物足够珍稀,掌门定当亲自会见道友。”

秦桑取出一个木匣,放在桉上,“道友想看,拿去便是。”

那炼器师拿在手中,不一会儿额头见汗,他连木匣上的禁制都破不开,顿时明白了。

他敬畏地看了眼秦桑,匆匆起身,恭声道:“请真人稍待,贫道这就去请掌门出山!”

侍女送来香茗。

秦桑在静室等了一炷香时间,房门被叩响,接着走进来一位国字脸的道士。

道士不苟言笑,气质严肃,进来便稽首一礼,“下人无状,慢待真人。”

秦桑起身,含笑还礼,“只怪贫道冒昧来访。”

道士正是点金山掌门,他在秦桑对面坐下,也不问秦桑的身份和宝物的来历,征得许可,打开木匣。

匣中彷若无物,可以直接看透匣底的木纹。

点金山掌门目光微凝,小心翼翼伸出双手,托举出承影剑。

承影剑在他手中,透明的剑身无法目见,只在桌桉上留下一道澹澹的影痕。

“再从点金山获得一些炼器典籍,印证之前所得,炼制拳套应能万无一失……”

秦桑品着灵茶,暗自思索。

只见点金山掌心涌现金光,双手仿佛金铁铸就,金光向承影剑剑身弥漫,照出金灿灿的剑身,显然是用独门秘术查探。

后又接连换了几种秘术。

点金山掌门眼中闪过疑惑之芒,迟疑道:“这可能不是一柄剑。”

“不是剑?”秦桑诧异,有些不明白。

点金山掌门点头,“至少不属于贫道见过的任何一种剑器,或许是贫道见识短浅。但贫道怀疑它根本不是法宝或灵宝,也不像传说中的真宝之流,而是一种特殊的宝物。或许……寻一位精于剑道的剑修,能看出一二。”

相邻推荐:天命赊刀人天道今天不上班无敌从全属性爆炸开始极限逃亡,正被追捕,开局全属性强化无敌从出生开始,全属性妖孽一品丹仙我横推了诡异世界御兽时代:从契约麒麟椰羊开始!神级御兽:开局一座金刚骷髅岛这个御兽师明明不强却过分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