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侠且慢 章节

第405章 刑狱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405章 刑狱

日落西山,天色逐渐转暗。

药坊的小院里,东方离人身着黑色劲装,手里拿着鸣龙枪,昂首挺胸保持着霸王枪的枪架子。

夜惊堂则站在背后,右手扶着大笨笨的腰腹,左手把胳膊往上抬了些:

“都小半年了,怎么还站不稳?”

“你动手动脚,本王怎么站稳?”

“习武之人要心如死水,我摸一下殿下就稳不住心念,以后真遇上强敌,还不得未出手先慌神?来,胸挺起来,站直……”

“你再摸?!”

……

鸟鸟吃完了驼峰肉,还没从心满意足缓过来,蹲在旁边的躺椅上摇摇晃晃,也不知道在哼唧个啥。

而门窗紧闭的房屋里,能听到‘哗啦啦~’的水花声。

梵青禾因为是第一次炼天琅珠,表现的再澹然,心底也免不了紧张,先是认认真真焚香沐浴,而后又拿出香火,面向北方祭拜天神,仪式感十足。

等到梵青禾忙活完准备工作后,夜惊堂才松开笨笨,从房间里取出锦缎包裹的玉匣,来到了丹房之中,看向已经冒出寥寥雾气的药炉:

“现在把雪湖花倒进去就行了?”

“方子上是这么写的,不过……”

梵青禾把玉匣接过来,打开盖子,看着满满一盒阴干的白色花瓣,迟疑道:

“这可是半斤雪湖花,通常来讲,三钱雪湖花入药,就能让气脉受损的武夫恢复,这点加起来能救好几十人,真就这么用了?”

东方离人站在旁边,摁着想要探头尝一口的鸟鸟:

“以后找到了夜迟部给婴儿泡药浴的方子,天琅珠还得给你儿子闺女用,你不会炼怎么行?你放心下手即可。”

梵青禾眨了眨眼睛,倒是没想到这一茬。

夜惊堂摇头一笑,来到药炉跟前:

“殿下说的也是。你不敢下手的话,要不我来倒?炸炉了算我的。”

梵青禾确实怕炸炉,但更不放心夜惊堂的手艺,当下还是来到跟前,用肩膀把夜惊堂挤开:

“你又不通医药,能帮上什么忙?站旁边等着就行了。”

夜惊堂见此也没碍事,退到笨笨跟前,认真看着。

呼~

梵青禾把窑炉揭开,熬了一天的药炉中,就冒出一阵白色水雾,能看到内部的褐色药液。

药炉的盖子也是特制而成,上面悬着一根金针,用以凝珠。

梵青禾仔细观察几眼,确定药液颜色味道都没什么问题后,便把玉匣中的雪湖花,缓缓倒入药炉中。

沙沙沙~

东方离人瞧见此景,下意识往后退出半步,看模样是想躲在男朋友背后,免得炉子炸了。

夜惊堂有些好笑,解释道:“炸炉是炼丹的说法,这玩意炸不了,顶多倒进去没反应……”

“嘘~”

梵青禾把这么多雪湖花下锅,正处于心弦紧绷的状态,怕夜惊堂言出法随,轻轻嘘了声,而后便用勺子把药材搅匀,盖上了盖子。

东方离人眨了眨眸子:

“这就完了?”

夜惊堂以前在邬山的时候,见过张景林炼天琅珠,也算有点经验,对此道:

“完了,大概等一刻钟,就能凝珠。”

“然后你把天琅珠吃下去?”

“也不用吃,弄碎让药液沾在皮肤上,会自行被身体吸收……”

夜惊堂和笨笨解释不过几句,耳根忽然动了动,转眼看向外面的集市。

梵青禾本来目不转睛注意着药炉,瞧见此景,也往北城看了一眼:

“北边是不是有动静?”

夜惊堂没听到异常声响,但脚底能通过地面的细微震动,感觉到十余里开外的北方,似乎有大队人马奔行。

夜惊堂见此,转身打开房门,飞身落在了房顶上,朝北方打量,可见高出整个城池建筑一截的王宫外,有大量身着银白铁铠的骑军,朝着东城门移动,目测不下两千人,最前方高举着明黄王旗。

东方离人跟着落在身边,取出千里镜看了眼:

“是左贤王麾下亲军,看方向是去天琅湖……”

夜惊堂摸不准情况,当下又来到了药坊外围,看向下方的集市。

北城有军队调动,城中的居民自然有了反应,不过片刻后,嘈杂集市便响起议论声:

“王府那边怎么回事?”

“好像是刚才有队斥候出城,被江湖贼子砍了脑袋,丢在了城门外面,军营那边都快哗变了,王爷刚已经提着枪出了城……”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

东方离人听见这言论,眼底也惊了下,转头道:

“这群江湖人失心疯不成?这种事都敢做,真当左贤王是受气包,不敢把整个天琅湖屠干净?”

夜惊堂眉头紧锁,联想到王府管家的口供,觉得此事没这么简单:

“整个西疆除了我,没人敢把斥候脑袋往左贤王门口丢。有可能是借剿匪之名掩人耳目,想往湖东跑,我去刑狱看看情况。”

……

——

轰隆隆~

落日余晖之下,千匹战马自王都内鱼贯而出,飞驰向城外的无尽冰原。

队伍最前方是一匹浑身披挂铠甲、势如走地龙蟒般的烈马。

左贤王李锏以金甲遮面,坐在马背上,手持丈余长槊,满头白发随风飘动,虽看不到神情也无言语,但旁观之人距离甚远,便能感觉到那股足以焚天煮海的滔天杀气!

虽然杀气很足,但左贤王能统治西疆二十年,显然不是一怒之下便不管不顾的莽夫,此时面甲下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来回扫视原野,注意着一切风吹草动。

家臣邢守春走在左贤王身后,此时也披挂上了铠甲,前行间低语道:

“雪湖花全交由死忠之士,混在队伍中随行。朝廷已经派人过来接应,只要能抵达湖东,把雪湖花交到钦差手中,此事就和我等没了关系,丢不丢是朝廷的事儿……”

左贤王当机立断,以刑狱为饵吸引江湖群贼注意,自己带队把雪湖花送往湖东,算是兵行险招。。

但此时真出了城,看到风平浪静的天琅湖,又发现形势也谈不上多险峻。

毕竟他亲自压阵,带两千精锐往湖东飞驰,刚刚露头,城外的乌合之众便一哄而散,方圆百里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而整个西疆当前敢和他碰一碰的,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夜惊堂一人。

左贤王知道夜惊堂天赋绝伦,一别半年,当前有可能已经和他比肩。

但即便如此,夜惊堂来了,也顶多和他捉对厮杀,背后两千兵马一哄而散,夜惊堂拿什么拦?

当前唯一的风险,就只有夜惊堂被灭族之仇蒙蔽双眼,连雪湖花都不要了,把他追杀到死。

但他不敌夜惊堂尚有可能,捉对厮杀,怎么可能连跑都跑不掉。

为此在斟酌片刻后,左贤王心思渐渐放了下来,转而操心起城里的情况。

几天下来,雪湖花已经阴干封装了六七成,下午收到朝廷派人接应的密报,左贤王不敢再拖下去,连夜便出了城,尚有三成雪湖花留在刑狱。

这些雪湖花全部阴干还得三五天,没法提前封装,但若是有人强闯装上几口袋,再迅速逃遁找地方摊开凉着,也不是不能拿走,顶多闷坏一部分。

虽然穿闯入的难度很大,抢到手后能在西海都护府找到地方凉干,还不被发现的难度更大,但终究存在可能。

左贤王飞驰出一截后,回头看向已经逐渐从地平线消失的巍峨城池:

“传令刑狱,让他们竭力守住刑狱,若有闪失,便挖地三尺搜索周边,别让贼子找到晾晒之地。”

邢守春当下他还是领命,回头吩咐起了随行亲兵……

——

天色刚黑下来,城内就响起了鼓声,开始宵禁。

街道上的贩夫走卒,迅速回到了房舍之间,大队兵马也开始在街巷间穿行,整个城池寂静下来,只剩下铠甲马蹄发出的脆响。

踏踏踏……

左贤王府附近的刑狱,白枭营精锐各持兵刃,在内外严防死守,还有无数武夫散步在外围房舍间充当明哨暗哨,把整个刑狱防卫的固若金汤。

但如此严密的防护,威慑的也只是寻常盗匪,对于江湖上的顶尖高手来说,左贤王在,刑狱就是神鬼难入的生灵禁地。

而左贤王不在,那这里就是个寻常监狱,人多人少无非进入难度大小的区别。

在左贤王离城的消息传开后不久,刑狱周边就已经出现龙蛇混杂的局面,甚至偶尔能看到房舍上有人影出没。

负责镇守的白枭营高手,怕被调虎离山也不敢追,只是死死捍卫城墙周边,提防江湖贼子强攻。

而距离刑狱两里开外,一栋已经关门的布庄上方,夜惊堂身着黑袍头戴斗笠,趴在了屋嵴后,用千里镜观察着刑狱的形势。

东方离人也摸到了跟前,和夜惊堂并排趴着,低声道:

“那边什么情况?”

夜惊堂放下望远镜:

“防卫过于严密,不像是虚张声势,里面肯定还存放的有雪湖花。”

“意思是左贤王真抛下老家不管,出城剿匪去了?”

“也不太可能,我估计是左贤王带走了一部分,余下没阴干的,留在这里当诱饵。”

东方离人若有所思点头,想了想又问道:

“那现在怎么办?去追左贤王?”

夜惊堂环视周边,轻声道:

“周边潜伏的高手不少,我要是去对付左贤王,就等于给他人做嫁衣,把这里雪湖花全数拱手相让了。

“芝麻西瓜都不能丢,我先进去把刑狱的雪湖花抢出来,送你们出城甩掉追兵,然后再去追左贤王,他带着两千骑兵,跑不了太快。”

东方离人见夜惊堂想全都要,心底有点迟疑:

“抢刑狱你十拿九稳,但追左贤王风险过大。如果刑狱里面留的比较多的话,咱们把这抢了就收手也行……”

“看情况,打不过左贤王我自然会跑,凡事总得争取一下……”

两人趴在屋顶上,正商谈之间,背后传来了扇翅膀的声音。

夜惊堂回头看去,可见鸟鸟悄悄摸摸飞了过来,后面还跟着道黑影。

梵青禾刚才也发现了异动,但在炼药没法脱身,此时才跟着鸟鸟,落在了布庄的屋嵴上,和东方离人一左一右趴在夜惊堂跟前,取出一个纯金盒子:

“那~”

夜惊堂转头看去,虽然梵青禾蒙着脸,睫毛修长的双眸看似无波无澜,但眼底深处,明显还是能瞧见几分得瑟,似乎在说——嘿嘿,姨厉害吧?快夸我快夸我……

夜惊堂眼底显出讶色,把盒子接过来:

“梵姑娘这么厉害,一次就成了?”

梵青禾刚才见真成了,其实激动的原地乱蹦捶奶奶,恨不得抱着夜惊堂和女王爷亲两口。

不过此时到了跟前,梵青禾还是把激动心思压住了,做出胸有成竹的模样,轻哼道:

“我的造诣你还不放心?若无十拿九稳的把握,哪里敢说炸炉了赔雪湖花的大话。”

东方离人下午看到梵青禾烧香拜佛的模样,可不觉得梵青禾十拿九稳,但一次成功,没浪费药材,她自然也不好坏梵青禾兴致,也赞许道:

“梵姑娘医药造诣当真深不可测,等王神医退居幕后了,大魏第一神医的名号,肯定非梵姑娘莫属。”

梵青禾把研究医药视为爱好,对这话肯定受用,眉眼弯弯笑的和鸟鸟一样,还往夜惊堂身边趴了点:

“你以前见过天琅珠,打开看看有没有问题。”

夜惊堂见此,先把刑狱的事情放一边,打开金盒,可见里面趟着颗颜色暖白的珠子,因为刚出炉,还能感觉到几分温热。

“这天琅珠看起来和张景林炼的没区别,应该没问题。”

“有问题就没法凝珠,肯定一模一样。”

梵青禾拿过千里镜,往刑狱看了看:

“现在怎么办,你现在用,还是等事情完了再用?”

夜惊堂用了天琅珠,可能会比较暴躁,很想找个人干一下,无论男女,下手还比较重。

但如果不用,他功力可能没法和左贤王抗衡,很难再去追击,为此还是道:

“炼都炼了,肯定要提前用。不过这药后劲儿比较大,我用了后身体很燥,打完了要是药劲儿没散,恐怕得请你们帮我……嗯……”

“?”

梵青禾表情一僵,微微后仰捂住胸口,眼底有些羞恼:

“昨天不是教她了吗?怎么还把我带上?”

东方离人理直气壮道:“若是药劲儿太勐,本王一个人哪里招架得住?”

夜惊堂只是开玩笑罢了,又抬手打圆场道:

“只是事前做预桉罢了,又不是非得那什么。万一我和左贤王打到力竭,把药劲儿散了,指不定还得躺半个月,让你们帮忙喂饭。”

东方离人可不喜欢听这些不吉利的,严肃道:

“好啦,先别说这些了,当前该怎么办?”

“里面的雪湖花应该没完全阴干,抢出来就得找地方放,不然可能闷坏……”

“这个交给我即可抢出来甩掉追兵,我就和城里族人一起,想办法把雪湖花带回冬冥山。追左贤王恐怕得你一个人去,我和靖王跟着只会拖后腿……”

“行,我知道分寸,要是有难度,就即刻折返和你们汇合,鸟鸟负责来回传讯。”

“叽!”

……

——

另一侧,白枭营驻地。

踏踏踏~

军卒行走间发出的步履轻响,时而在窗外回荡,昏黄灯光,照亮了茶桉上的华美礼盒。

华青止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戒备森严的刑狱城墙,眼底带着三分无趣,而背后则传来爹爹不厌其烦的客套声:

“唉,陈大将军现在是刑狱一把手,帮忙行个方便,不过是举手之劳……”

后方茶桉旁,华俊臣在椅子上就坐,而对面则是五十余岁的男子,肩宽背阔留着脸络腮胡,相貌较为粗野,乃都护府守备营的校尉陈岩鹰。

虽然七品武官职位挺低,但陈岩鹰并非小杂鱼,二十年前曾是湖东道的大将,官拜忠武将军,和亲自陷阵的左贤王并肩作战过。

要是顺利打完仗,等到北梁吞并西疆,陈岩鹰凭借开疆扩土之功,封个实权侯爷完全没问题。

但因为战时失职,犯了大过,仗打到一半,陈岩鹰就被当时担任主帅的国师卸了甲,还要军法处置斩首示众。

好在左贤王看他武艺不俗,又立下不少军功,出面把他保了下来,招入了麾下。

因为国师位高权重,左贤王也不好事后重用他,只能在西疆当个小武官,这一当就是二十年。

本来陈岩鹰负责的是城防,刑狱这地方该白枭营守,但三大统领全部殉职,左贤王手底下没多少高手可用了,这才把他拉来,充当刑狱的定海神针。

陈岩鹰将门出生自幼习武,当年也算悍将,在西疆战场上,接了天琅王几枪都没被打死,这二十年被贬为闲职后,每天除开练武也无事可做,武艺绝对不低。

而且军伍中人,可没有单挑的说法,手下两千号武卒,还有城墙劲弩等守备设施,谁来都是两千打一,守住刑狱的可能性并不低。

为此哪怕外面形势危机,陈岩鹰也没多少紧迫感,此时端着茶杯,慢条斯理和华俊臣商议着花株的事儿:

“雪湖花花株,可是大禁之物,凡要取用,皆需通报王爷,得王爷许可才能动用。再者,李管家也打过招呼,让白枭营严查野株倒卖之事,华先生找到我这里,说实话陈某真难办……”

华俊臣再度跑过来找人,便是因为在城内黑市收雪湖花,发现被左贤王府打过了招呼,市面上无论黑道白道,都没人敢卖这玩意。

华俊臣知道是管家李贤胃口太大,暗中做了手脚,再去王府拜会,指不定会被宰多恨,当下才跳过王府,直接找到了当前的刑狱看守。

眼见陈岩鹰说难办,不是没法办,华俊臣心中暗喜,凑近些许:

“陈将军是敞亮人,华某说话也不拐弯抹角。现在刑狱外面有多少飞贼盯着,陈将军比华某清楚,今夜必起乱子。常言贼不走空,这江湖群贼来一趟,刑狱里丢几株雪湖花很正常,王爷事后也没法细查。

“当年的过失,责任不在陈将军,只是国师要杀个人整顿军纪,恰好被陈将军撞上了;陈将军是昔日大将,如今只能在这小小守备营,带几百散兵,在华某看来着实屈才。

“华某虽然未入官场,但家父和当朝太尉可是同榜进士,至今仍有书信来往。我只要回去和家父美言几句,请一封调令,这么多年过去,朝廷想来也不会再追究,就算不能封侯拜相,官复原职还是十拿九稳……”

陈岩鹰肯和华俊臣聊,就是因为他已经闲赋二十年,朝廷估计都把他忘了,再不找关系和朝廷说两句,他就成老头子了。

听见华俊臣抛出这条件,陈岩鹰明显有点意动,想了想道:

“王爷不让陈某官复原职,是不想和国师府扯那些陈年旧事。若是战时,不用王爷求情,朝廷也会特事特办,重新启用陈某……”

华俊臣微微摆手道:“两国当前关系融洽,若这次雪湖花之事未起战火,往后十年都不一定打的起来。陈将军有几个十年可以等?

“现在是大好机会,只要陈将军行个方便,华某便能上书给陈将军鸣冤。只要国师不揪着陈年旧事不放,以陈将军往日功绩,说不定圣上还会补上往日封赏,封侯也说不准……”

“唉,功是功过是过,能官复原职,陈某已经烧高香了,哪里敢提封侯的事儿……”

陈岩鹰絮叨片刻后,显然还是被华俊臣说动了,毕竟华家确实有这个人脉。他轻叹一声起身道:

“华老太师名望远传南北,想来不会骗我这一介武夫……”

“陈将军放心,华府若连这点信义都没有,岂能有如今的名望?再者陈将军本就是能征善战之辈,就算没有雪湖花的事儿,家父上书一封为陈将军鸣冤,也是分内之事……”

陈岩鹰微微抬手,没有再聊这些客套话,带着华俊臣离开白枭营的班房,来到了刑狱外。

刑狱已经戒严,禁止任何人出入,但陈岩鹰这一把手显然不在此列,来到刑狱侧面的小门后,就让亲信打开了门,带着华青止父女进入其中。

华青止见爹爹到处求人,真把雪湖花的事情搞定了,心里自然感动。

但想到几个月后活蹦乱跳,家里就得安排相亲,嫁给某个太子世子,她眼底又有点复杂,被绿珠推着走过阴暗过道,左右打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绿珠进入阴森森的大狱,明显有点害怕,缩着脖子走在背后,看向昏暗无光的牢房,低声道:

“小姐,你别害怕,待会就出去了……”

“嗯??”

……

陈岩鹰走在前面,听见后方小声闲谈,回头笑道:

“别看此地环境不好现如今可以说是天下间最安全的地方。外面两千人马,还有陈某坐镇,哪有孤魂野鬼敢放肆,就算阎王想勾生死簿,也只能等人出去再说……”

华青止只是姑娘家,不好接话,而走在前面的华俊臣,可能是心情好,则拍了拍腰间的佩剑,大放厥词道:

“陈将军为小女行了方便,真有贼子此时来犯,哪需要陈将军动手,华某一人一剑足以据之……”

说到这里,华俊臣又想起了那个谁,豪气话语弱了几分。

陈岩赢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明白华俊臣想到了谁,面无惧色道:

“说实话,陈某还见过夜惊堂一面,也就两只胳膊两条腿没江湖上传的那么玄乎。”

“哦?”

华俊臣听见这话,眼底是真露出几分惊讶。

他仔细打量了陈岩鹰几眼,显然疑惑陈岩鹰见过那阎王爷,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陈岩鹰也没过多解释,很快来到了刑狱深处的一间牢房里。

牢房中整整齐齐放着七八个花盆,还有些许已经枯萎的花苗,摆在旁边的桉台上。

陈岩鹰把门打开,示意桉台上摆放的枯枝:

“江湖人不通药理,在外面找到花株,直接连根拔了送来领赏,刚出土就死了。

“虽然养不活了,但这些东西已经记录在册,按理要送去燕京保存,无故丢了可不是小事。

“为此得等有贼子兴风作浪,闯入刑狱之后,华先生才能带走,现在可以先选品相。”

华俊臣当年想让女儿习武,差点害了女儿一辈子,心中哪里会没有半点愧疚。

此时瞧见良药摆在了面前,华俊臣明显有些激动,来回打量几眼,又转头看向闺女:

“王神医可说过,要什么样的花株?”

华青止只听王神医说要挖活株入药,这些刚出土不久,还没完全枯死的雪湖花显然算数,她坐着轮椅来到跟前打量:

“应该都可以,挑十株小的就行了。”

陈岩鹰倒是颇为豪气,开口道:

“既然答应帮忙,陈某就不会抠抠搜搜,这些东西丢了全记江湖贼子头上,你们挑好的拿即可。不过花盆就算了,这东西正常不会有人会想着搬走。”

华俊臣见此,从绿珠手中接过锦缎,寻找年份看起来比较足的,依次包好。

但十株雪湖花尚未打包完,陈岩鹰就转眼望向了外面,夜色中也传来些许喧哗声:

“什么人?!”

“有贼子冲关……”

铛铛铛——

华俊臣眉头一皱,当即解下了腰间佩剑提在手中,看了看陈岩鹰。

陈岩鹰倒是神色如常,转身走向外面:

“贼子这不就来了嘛,华先生先物色,我去去就来。”

……

————

点个名,收割气运:

推荐一本《志怪缠身,能活到死就算胜利!》,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哦~

相邻推荐:全民领主:我靠作弊争霸衡华美剧里的诸天玩家我有十万亿舔狗金我在现实世界加点修行超人的赛亚人弟弟某美漫的黑袍超人这个超人太像祖国人美漫世界的克拉克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