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定河山 章节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最后准备

推荐阅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魔道祖师爷

摆了摆手,示意杨菲儿去何瑶那里之后。黄琼却也只能苦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那个长子与她在成都结缘,怎么母亲会知道?要么是自己那个混账儿子,在成都府的时候,就被人知道真正身份了。而且皇长子的身份暴露后,有人专门通知自己的母亲所在师门。要么就是母亲那个师门,在京城也有眼线。想想杨菲儿真正身份,恐怕第一个可能性更大。

甚至有可能,那个熊玩意在成都府,与他的祖母曾经擦肩而过。想起这个可能,黄琼不由得又是一阵阵恼火。自己的儿子,居然在成都府与祖母,自己这几年日思夜想的母亲相遇,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究竟是他当时心里面,只有杨菲儿那个女人,什么都不在眼里。还是他自己压根心大,什么都没有去想。若是真的当时母亲也在成都,那个熊玩意当真是该死之极。

自己真该好好的奖励一下这个熊玩意,才能安抚一下自己被他气得横蹦的心。而那个杨菲儿嘴也真够严的,自己气场若是真的爆出来,这满天下没几个人能够扛得住的。可自己这个长媳,居然能在自己冰冷眼神之下,就这么扛了过来。自己问了半晌,依旧什么有用的都没有问出来。这心理上的承受能力,自己儿女之中,至少到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过,虽说没有问出来几个女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但好在总算将女儿,还是劝说回宫住了。既然女儿喜欢这种生活,那自己还是不要太过于干涉好了。正像是杨菲儿说的,若是逼急眼了,自己这个二女儿,肯定会彻底的消失不见,让自己再也找不到。就与当年的母亲一般。到时候,自己恐怕只能更无奈了。而她的那个神秘师门,自己让高怀远查了这么多年。

自从母亲当年在老爷子重病,说起一旦老爷子离世后,她也会返回山门的时候。自己便让高怀远,不惜一切代价调查母亲那个山门。可几年的时间过去,依旧调查了一个寂寞。别说那个什么狗屁山门在什么地方,便是连那个门派叫做什么名字,都没有查出来。而这个山门究竟是一个古怪所在,别说母亲从未提起过。便是自己这个二女儿,也不肯透露哪怕半句。

便是杨菲儿,都成了自己的儿媳妇,自己孙子的母亲。也不肯透露,那个神秘的山门一分一毫。唯一告诉自己的,只有母亲是山门中的圣人,而自己这个二女儿是门中的圣女。这个圣人与圣女的身份,要门中诸堂主一同认可才行。圣女在门中,能得到一致的认同,并如此年轻便开始进行掌门必须的历练。足以说明,她无论是天赋,还是能力都足以承担这个责任。

自己身为山门的弟子,必须要严守山门的秘密。圣女作为将来的掌门人,更不会泄露门中任何的秘密。因为按照山门中的山规,如果自己向外泄露,圣女第一个便可以制裁自己。而这事,是根本就瞒不过去的。自己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福王和皇长孙考虑。更不希望因为自己,好不容易回来的圣女,在与家人闹翻。杨菲儿的坚持,让黄琼也只能无奈让步。

想起来,面对这个女儿的无力,黄琼也不由得苦笑良久。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貌似对于这个儿女,还是没有什么办法。不过正像是杨菲儿说的那样,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回宫来了。自己这个做爹的,虽说在这个丫头面前没有什么尊严。但好赖,可以经常看到女儿了。虽说因为女儿这种清教徒的生活方式,黄琼可谓是心疼不已。但黄琼至少现在,也只能顺势而为。

不过出乎黄琼意料的是,二丫对从小一起习武,一起修文的二吴女儿,倒是相处的很好。而对于这个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姐姐,很是感兴趣的英阳,一改之前神淘的性子,整日里往听雪轩跑。而对于这个妹子,二丫虽说也极少与她说话。但对于整日里面往这里跑的英阳,无论在自己面前做什么,却是从来都没有干涉过。偶尔不做功课的时候,还会与她对弈一番。

在宫中居住这段日子,二丫来往最多的人便是杨菲儿。每次杨菲儿进宫,总是恭恭敬敬的。倒不像是面对自己的小姑子,面对的是一位真神上仙。二丫的这个表现,让黄琼虽说还是不满意。可总比之前与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所有人都冷漠不语。还是要好的多了。而二丫在进宫后,也不是一直都在宫中。也是经常到宫外,为人诊治疾病,体验人间的疾苦。

二丫在宫中,也只住了这么一年。一年期满后,二丫留下一封信,交给杨菲儿后悄然而去。看着这封上面写着,这一年相聚之后,她与黄琼和何瑶之间。父女、母女缘分已尽,日后再无相见之日。祖母很好,不用他们担心的信,黄琼与何瑶哪怕心中再难过,却也无可奈何。这一年,他们想尽了办法,都没有能够套出二丫师门,究竟是什么门派,到底是位于何方?

而杨菲儿对于门派名称,哪怕黄琼以废掉其福王妃地位威胁,也没有能够逼问出来。至于门派在什么地方,杨菲儿直接告诉他们,她也不知道山门究竟在那里。因为她是医堂外门弟子,并无资格回到山门。所以,她压根也不清楚山门在那里。看着难过的黄琼与何瑶,杨菲儿作为儿媳妇,最终也只能劝说,如果有缘分将来还会相见的。师门虽说讲究去除七情六欲。

但师门,也并非是要杜绝一切凡尘。将来也许,还是有机会相会的。二丫一直都是作为未来掌门培养的,现在醉心于功课也是正常。等到将来,还是有机会再见的。只是儿媳妇说的虽好,但黄琼与何瑶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抚自己罢了。对于这个女儿,毫无办法的二人,也只能派高怀远继续的探查。只是黄琼经常去那间小殿内,看着女儿留下的蒲团时不时的发愣。

二丫的离开虽说有些伤感,但黄琼身为帝王,也只能将伤感压在心里面。尤其是在秣兵历马五年之后,各种物资已经基本准备差不多情况下,黄琼便已经开始着手北伐。在二丫离开不久,黄琼便将大批粮草,通过各种方式秘密向保定府、朔州,以及山东路转运。随同转运的,还有所需炮药与炮弹。为了协调各方面,黄琼派皇次子雍郡王,进入燕山府亲自组织。

在崇德十六年春季,黄琼调动西京大营、四大营精锐,山东路水师,秘密向燕山府、云州,以及密州进驻。为了保密,四大营精锐以分批北上,集中进驻的办法。以五百或是一千人为基数,或是以边军换防,或是增加边防为名义,分批向保定府与朔州集结。崇德十六年秋,各路大军已经进入集结地。陇右、陕西各马场,已经准备好十六万匹战马,也集中到西京。

随着大军进入保定与朔州的,还有五万头骆驼。崇德十六年秋,正值秋高草肥季节。黄琼御驾进驻燕山府,原本已经集结在保定与朔州的大军,也分别进入燕山府至蓟州,云州一线。崇德十六年八月十八,黄琼在燕山府杀牛羊祭天,正式御驾亲征。两路大军,分别由曹锐与赵无妨统带。曹锐指挥两万骑兵、三万步军、五千炮手和火铳手,携带三百门大炮,自燕山府直插北辽中京。

郭晨则指挥两万骑兵出蓟州,直扑北辽润州,切断中京道与东京道联系。西路则由赵无妨指挥三万骑兵,携带两千匹骆驼,出外长城一线。同时,二线后备中路骑兵一万,两万步军,由欧阳善统带进驻燕山府,一万骑兵则进驻云州。以便随时策应中西两线战场。而秘密集结在密州的两千艘大小战舰,两万步军、一万骑兵,以及大批的物资,也做好随时渡海的准备。

只要风向一到,便准备随时渡过北海。为了此次一锤定音,黄琼几乎调动了国内的所有精兵强将。除了于明远坐镇京兆,担负大齐腹地防卫之外,朝中所有的宿将可谓是倾巢出动。为了此次北伐,黄琼策划了整整五年,期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心血,与诸将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各种反复推演。所有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几乎都想到了,就是做好了一锤定音的准备。

不算运送到燕山府、保定府,云州与朔州一线,堆积如山的粮食,聚集在两地的,成千上万的骆驼与骡马。单单大炮使用的炮药,就在燕山府与云州一线,囤积了上百万斤。仅中用量最大的五斤大炮,使用的实心弹便准备了三十万发。至于打骑兵与步军,杀伤力最大的散弹,则足足储备了几十万斤。运输这些大炮和炮弹的骆驼,就准备了五万余峰,大车万余辆。

甚至为了保证大军行进,炮弹的充足。军中还征集了大量的铁匠与石匠,跟随大军一同出发。而在出征之前,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黄琼并未按照历朝历代惯例,以年满十六岁以上的皇子监国。而是延续了当初南下时的惯例,依旧是以皇后监国。皇长子则与傅远山、吕蒙正、吕端三人,一同辅佐政务。皇次子与其他年满十六岁以上的皇子,随同大军一同出征。

黄琼这个安排,让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有些不明白原因。之前是因为,诸皇子年纪尚小,监国只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如今诸皇子,已经年纪渐长。年纪最大的皇长子福王,已经二十有三,儿子都已经两个了。皇次子雍郡王,如今也育有一子。怎么留京之中年纪最大的皇长子,反倒是与中书省诸相辅政?如今皇帝出征在外,就算不留皇长子,也要留皇次子罢。

其实诸大臣,包括宫中所有的嫔妃都不知道。黄琼在临出发的时候,与司徒唤霜谈了整整一夜。并给司徒唤霜留下了一道密旨。在密旨上黄琼针对后续,做出了明确的安排。若是此次北伐失利,他出什么意外的话,则在皇次子回京后,将大位传于皇次子。

相邻推荐:通天法师联盟:我真是摆烂选手光影文娱华娱之我即是天命仙人只想下班万夜之主谁的青春不迷茫娇瘾这个AD太稳健了白色橄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