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自己摆烂劝人卷,沙雕小师妹整顿修仙界 章节

161.结局:大梦一场归

推荐阅读: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都市圣医 校花的贴身高手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魔道祖师爷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没过多久,整个庄周秘境就破碎了。

毕竟有谢不晦和谢不言两个渡劫期大能在,恢复意识之后毁灭掉一个秘境实在是轻轻松松。

姜行梦几人看着坍塌的秘境,正中间露出了一个有些狼狈的人影——正是姜裕,或者说,姜裕的魂体。

姜裕紧闭着双眼,靠在树上,不知生死,姜行梦、姜辞、玉向今不敢贸贸然靠近,谢不言和谢不晦倒是走上前去,探查了一番。

谢不晦叹息:“……已经神魂俱灭了。”

姜行梦冷笑一声:“恐怕又是容昭做的手脚。”

谢不晦看了一眼天上,意味深长道:“不是他。”

顿了顿,他道:“姜裕所作所为,乃是逆天而行,天道容不得他,确实和容昭无关……容昭眼下,恐怕也受了不轻的伤。”

姜行梦回忆了一下自己曾经做过的梦,而后问:“他伤得很重?是否足以让江潮突破他的禁制?”

谢不晦老神在在:“这就得看江潮是否愿意突破禁制了。”

姜行梦有些不解,但转而一想到江潮的性格,又有些不确定起来——江潮看上去并非是全然反对容昭的,但也不是十分支持。

颇有些摇摆不定,但却不知道他摇摆不定的根源是什么。

姜行梦沉吟片刻,对谢不晦道:“师尊可有办法,让我和司命仙君说几句话?”

谢不晦并不意外姜行梦会这么要求,颔首:“自然可以。”

几人留在庄周秘境内的都是神识和魂魄,身体被玉清戈几人妥善地安置在清静院里,眼下都苏醒了过来,着实将玉清戈几人吓了一跳。

洛霜寒又惊又喜:“你们终于醒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姜辞、玉向今留下,给玉清戈三人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秘境中发生的事情,另一边,姜行梦和谢不晦一起进入了清静院的内室,准备联系江潮。

谢不晦在空中绘制出一个阵法,而后一面巨大的水晶银镜铺开,江潮的身形出现在了银镜中。

姜行梦看着正独自坐在棋局前的江潮,心下微叹,开口唤道:“国师。”

江潮偏了偏头,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垂地,目光在触及到姜行梦之后,微微泛出一丝笑意:“……九娘。”

姜行梦和江潮一时无话,谢不晦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不想影响到两人的对话。

片刻后,姜行梦才说:“我三番两次入梦看见你们对弈论事,是你做下的吧?”

江潮点点头:“是吾。但……吾并没有想到,你真的能够凭借短短的梦境,推测出事情的全貌。”

姜行梦笑了起来:“我以为,国师算是了解我的人了。”

她说着,眼神不经意间掠过了江潮腰间挂着的、属于她的香囊,眸光微动:“我不太能明白……国师究竟为什么帮我?”

江潮依旧坐在原地,侧身转向姜行梦:“因为你教会了吾很多事情……例如,天命在我。”

姜行梦只略微一想,便明白了:“我记得,当年在容昭悟道的那一场战争中,你并没有出手救人,恐怕便是因为【信天命】吧?你说我教会了你天命在我,我却并不记得我有告诉过你什么。”

江潮淡淡地笑起来,几乎不能让人捕捉到他的笑意:“你能做到如今这一步,便已经是最好的说明了。”

姜行梦微微垂眸:“那这局棋,仙君还下么?”

江潮定神看了一眼棋局,而后笑起来,仿佛雪域生花,明月拂面,美得让人心颤。

他信手掀翻了棋桌,对姜行梦道:“天命在你,这局棋,也是时候终了了。”

他话音刚落,容昭便自远方飒沓而来,怀里还抱着那只猫,脸上依旧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容昭看了一眼散落满地的棋子,轻声叹气:“司命仙君啊……”

江潮撑着头,懒懒地看了一眼容昭:“九娘也在,你想和她说说话吗?”

容昭呼吸一滞,向来温润持重的神色竟然有些慌乱。

江潮了然,而后让开了位置,指着水晶银镜:“……喏,她在那里。”

姜行梦看着容昭,这位清明派的开山祖师,这位曾和她一起在凡界度过了三五春秋的友人。

他通身的气质一如往日般贵气,只是眼里的温润不再,变得有些古井无波。

哪怕他笑着,那笑意也有些虚假。

容昭抱紧了怀里的猫,竟有些狼狈地侧过头,不敢看姜行梦:“九娘,好久不见。”

姜行梦“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青雀子,好久不见。”

那个只有故人会唤出口的乳名一出,容昭脸上的端方持重到底是没有了。

姜行梦继续道:“……棋局已无,青雀子还有什么想做的,一并做了吧。”

容昭垂眸,声线有些颤抖:“你是不是……很恨我?”

姜行梦认真想了想:“不恨啊。”

顿了顿,她轻声道:“只是也不会再想和你做朋友了。容昭……我不恨你,是因为你没有错。千百年的孤寂,千百年的时光,人总是会变的,你只是变了而已,我如何能怪你?”

这话却反而叫容昭肝肠寸断。

他看向姜行梦,略微红着眼:“你怎么能不怪我?”

见容昭似乎想哭,姜行梦笑了起来:“怎么还跟少年郎一样?清明上仙,落子无悔啊……”

容昭闭了闭眼:“是了,落子无悔……落子无悔……”

姜行梦见棋局已破,本就没什么心思继续和他二人闲谈,眼下见容昭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更觉得有些怅惘,当下不想多说:“……就这样吧。待我和亲友们飞升,自有再次相见的时候,希望那时,你我二人能和从前一样,于漫天风雪中,煮茶共饮。”

……

姜行梦走出清静院时,抬头看了看碧蓝澄澈的天。

一切……都结束了。

“眠眠,你三师兄和丘千雪又在说我们的坏话。”姜辞从一旁走来,面色不善,“造谣我们俩在庄周秘境里搅风弄雨,为了皇位不择手段……”

姜行梦顿时皱了皱眉:“他们在搞什么名堂?不可能无缘无故造谣啊!”

洛霜寒在一旁刷着灵台上的信息,给一则标题为【洛止山讲学场场爆火,究竟是美色的诱惑还是学识的渊博】的消息点了个赞,闻言笑道:“师伯和秦吟月最近准备开发一下那个什么……什么……影视行业?想多收集一点素材,三师弟和丘师弟也是被迫的。”

姜行梦:“……”

神他妈影视行业!

姜辞一脸难色,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那边安景之提着剑,追着原本的玉向今打,玉清戈站在一边儿,一边嗑瓜子,一边对身旁的医学生玉向今评价道:“牛批,太牛批了。”

谢不晦……谢不晦更绝,他就像个巡察工作的大领导,一会儿指点一下秦吟月和谢不言的工作,一会儿为南执相和丘千雪绞尽脑汁编的故事添油加醋,一会儿又指导安景之怎么打玉向今更疼。

最后,他心满意足地走向了姜辞和姜行梦。

姜行梦、姜辞:“……”

姜辞扶额,看着有些乱糟糟的场面,和同样有些无语的姜行梦对视一眼。

片刻后,兄妹俩齐齐笑出了声。

姜行梦从一旁的树上折下一枝海棠花,笑着看向姜辞:“现在也挺好,对么?”

姜辞从身边的柳树上折下柳枝,捏在手里,挑眉笑道:“确实很好……如果眠眠不想跟我切磋,那就更好了。”

姜行梦用海棠花枝在手里挽了个剑花,飒爽利落,莞尔道:“皇兄,可不是跟你切磋……你瞒着我这么多事,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姜辞脸色一僵。

姜行梦信手挑开了姜辞手里的柳枝,而后冷笑一声,海棠花枝狠狠地往姜辞身上打去。

“说好了一起活下去!说好了都要好好的!你不听、你不听,故意气我是吧?还有,再敢说什么让我杀了你这种话——”

“不敢了不敢了……哎呀,眠眠你轻点!”

“轻点?轻点你怎么长记性?今天我就替死去的父皇母后好好教训一下你!”

“我真的知道错了……啊,眠眠你打到我的脸了……”

姜行梦手里的海棠花枝早已花瓣四处纷飞,不远处的谢不晦看着这一幕,转头又去找了秦吟月和谢不言:“还有一个灵感,是关于小梦和姜辞的……”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秦吟月咬着笔尖,慢慢地在纸上写着字:“姜行梦站在长长的队伍里,踮着脚看了一眼前面拥挤的人群,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儿,而这件事一定很重要……”

顿了顿,他又翻到扉页,郑重写下在21世纪流传甚广的那首诗: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合上书页,封面上赫然写着:《自己摆烂劝人卷,沙雕小师妹整顿修仙界》。

南执相看见了这个名字,有些一言难尽:“真的会有人想看吗?”

秦吟月老神在在:“你就说合适不合适吧。”

-全文完-

相邻推荐:元武传纪小师妹疯狂作死后,全师门逆天了当小师妹拿了作精剧本震惊!团宠小师妹在修真界搞内卷了!宗门团宠:五岁小师妹靠修仙称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