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重生从拒绝青梅开始 章节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两副碗筷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都市圣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顾盼娣语气有些埋怨,“让你回家你不回,非要跟过来,现在好了吧,婉秋找过来了。我怎么解释啊?”

许修文安抚道:“顾姨,你先别慌,我妈不一定知道我在这,你别说我在,我找个地方躲一下。”

顾盼娣想了一下,似乎也只能这么做了。

她催促道:“那你快点躲起来。”

许修文点头,然后看了一下房子,最后往卧室方向走去。

等到许修文走进卧室后。

顾盼娣才深呼吸一下,然后走过来开门。

门开了。

宁婉秋问道:“顾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开门啊?”

顾盼娣不知道怎么解释,一脸尴尬。

好在宁婉秋只是随口一说,没有继续问下去。

宁婉秋想要越过顾盼娣,想进屋。

结果顾盼娣结结实实的挡在前方。

“顾姐?”

顾盼娣尴尬的笑了一下:“婉秋,你来有什么事吗?”

宁婉秋诧异道:“让我进去说啊。”

顾盼娣解释道:“最近没有收拾,家里比较乱,怕你笑话。”

宁婉秋笑着道:“没关系,我又不会笑话你。”

顾盼娣感觉再挡着宁婉秋,不让对方进门就不合适了。

只好不情愿的让开身位,放宁婉秋进来。

宁婉秋换完拖鞋后,来到客厅,四下打量一眼。

“挺整洁的啊,顾姐你还真是爱干净啊。”

顾盼娣尴尬的笑了一下。

“婉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宁婉秋没有立刻回答。

她的目光投向了餐桌上。

“顾姐你刚才在吃饭啊?”

顾盼娣只能点头。

这时。

宁婉秋突然咦了一声。

顾盼娣一惊。

宁婉秋快步走到餐桌旁边。

她看见桌上有两副碗快。

她转头问顾盼娣,“你家里还有别人啊?”

顾盼娣心里很慌,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选择装傻,“没有啊,婉秋你在说什么,我家里怎么可能有人。”

宁婉秋指着桌上的两副碗快道:“你一个人吃饭需要两副碗快?”

顾盼娣顿时哑口无言。

她索性硬着头皮道:“婉秋,你到底有什么事?”

宁婉秋终于说明了来意,“张姐跟我说,今天看到你跟一个男人一起出去逛街了,我好奇所以过来问问,真的假的?”

“婉秋,你在说什么呢,我今天一直在家,根本没出门,张姐肯定是看错人了。婉秋,你平时也不是八卦的人啊。”

宁婉秋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既然你说没出门,看来可能是张姐弄错了。“

但是话音刚落。

顾盼娣的目光突然被客厅茶几上的几个购物袋子给吸引了。

顾盼娣顺着她的视线方向看过去,也看到了购物袋。

她顿时眼前一黑。

宁婉秋果然立刻便投来了质疑的目光,“顾姐,你没出门,这些购物袋是什么情况?”

顾盼娣不知道如何解释。

这时,宁婉秋又问道:“顾姐,你该不会真的瞒着我和张姐,认识了其他男人,正在交往吧?这些东西是他给你买的?”

“你瞎说什么,我到哪认识男人啊。东西是我自己买的。”

宁婉秋一副“你猜我信不信”的表情。

她走回餐桌旁,盯着桌上的两副碗快问道:“顾姐,你老实交代,你刚才开门这么慢,还有不想让我进来,是不是因为家里有人?那个男人是不是就在你家里?”

顾盼娣吓了一跳,“婉秋你胡说什么!”

宁婉秋澹澹一笑:“顾姐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显得你很心虚吗?”

顾盼娣急了。

“就算我带男人回来了又怎么样,我都离婚了,现在是单身,我认识男人也不过分吧。”

宁婉秋立刻解释道:“当然不过分,顾姐你别生气,我就是单纯的好奇,你要是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

顾盼娣道:“我不想说。”

“好吧。”宁婉秋点点头,不过突然又补充了一句,“该不会是老江吧?”

不等顾盼娣回答。

宁婉秋又自言自语道:“应该不是老江,如果是老江的话,顾姐你没必要这么藏着掖着。”

顾盼娣现在感觉最难面对的人都不是父母和女儿。

而是宁婉秋。

一想到宁婉秋知道,她跟前者儿子纠缠到一块去。

她真不知道如何解释。

顾盼娣哀求道:“婉秋,你先回去吧,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再说。”

宁婉秋一愣。

旋即同意道:“好,那我就回去了。”

她离开前,隐晦的瞥了一眼卧室方向。

宁婉秋走到玄关处,穿上鞋子准备离开。

离开前,她忽然转头问了一句,“顾姐,我们家小许有没有来找你?”

顾盼娣一惊,以为宁婉秋发现了什么。

她狂咽口水,艰难的摇头道:“没有。”

“这样啊,那没事了。顾姐,你继续吃饭吧。”

等到宁婉秋离开,大门关上后。

许修文从卧室里出来了。

他笑着问:“顾姨,我妈没发现我在吧。”

顾盼娣此刻心乱如麻。

她还在想着宁婉秋刚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发现了吗?

只是为了给她留一丝面子,所以故意没有戳穿吗?

还是她想多了?

顾盼娣十分烦恼。

而当她看到许修文嬉皮笑脸,一脸轻松和随意的样子后,非常生气。

她冷冷的道:“都怪你!”

说完便低下了头。

许修文被呵斥了一声,倒是不在意。

但是下一秒。

他忽然看到顾盼娣的身子轻轻颤抖起来,紧接着便开始了轻声啜泣。

顾姨哭了?

许修文非常意外。

“顾姨,你怎么哭了?”

许修文走过来,张开手臂,想要抱住她,给予安慰。

但是顾盼娣直接将他推开了。

许修文没有放弃,再次张开手臂。

顾盼娣仍然推开。

许修文继续。

三次下来。

顾盼娣放弃了。

许修文站着,将顾盼娣搂入怀里,用手轻轻的拍打着女人的后背,安抚道:“顾姨,不哭了好不好,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两下发泄发泄,我保证既不还手,也不躲,任你打个够”

他的话给了顾盼娣宣泄的口子。

顾盼娣埋怨道,“都怪你,都告诉你我们不可能了,你为什么非要纠缠我!现在好了,被婉秋知道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她……”

许修文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嘴里重复着:“都是我的错……”

顾盼娣的眼泪才慢慢止住。

但情绪依然不高。

许修文不得已,只好又说了几个笑话。

终于顾盼娣没忍住,梨花带雨的笑了出来。

她妩媚的白了许修文一眼,然后低头去擦眼泪。

许修文却主动用双手捧起她的脸,用大拇指轻轻的刮去她面颊的泪珠。

顾盼娣呆住了。

她完全没想到许修文竟然敢这么做。

许修文也低头望着顾盼娣这张并未被岁月侵蚀,仍然如花似玉的姣好面容。

因为时光的沉淀。

顾盼娣的脸上有着花季少女没有的妩媚和成熟。

配合着此刻担心难过的表情。

许修文内心深处突然涌现了一股强烈的冲动。

一种想要保护好顾姨,让她以后都不再流泪的冲动。

许修文忽然低头凑上去,吻住了顾盼娣的红唇。

顾盼娣猝不及防。

她下意识想要拒绝。

她伸手推了许修文胸膛一把。

没推开。

反而换来了许修文更加强而有力的动作。

顾盼娣的大脑一片空白。

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约束和枷锁,全都消失了。

她渐渐安静下来。

一个热吻结束。

许修文心满意足。

顾盼娣又羞又恼。

许修文温柔的说道:“顾姨,你不要自己吓自己,我妈不一定发现我们的事,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会去跟她解释。我相信她可以理解你的。”

本来以为经过这么一个吻。

顾盼娣应该态度会软化许多。

可许修文还是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了。

顾盼娣冷着脸道:“我们有什么事?你别忘了,我们今天只是假扮情侣。刚才的事,我不和你计较,你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再也不会见你一面。”

许修文也有些恼了。

“顾姨,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接受我?”

顾盼娣反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的身体吗?我都是一个老女人了,那么多年轻女孩你不去喜欢,纠缠我一个老女人,有意思吗?”

许修文很不高兴的道:“我喜欢你什么我早就说过了,你想听我可以再说一遍。但是我丝毫都不觉得你老,有你这样的老女人吗?你看你皮肤,又光滑又水嫩,简直比十八岁女孩还要水嫩,说你是二十岁我都信。所以我不允许你说自己是老女人,你一点都不老,在我看来,你就是比我大几岁的大姐姐而已。”

顾盼娣一下子愣在那里。

尽管不愿承认,可心底里确实是高兴的。

“我老不老是我的事,难道你喜欢我,我就得也喜欢你?你以为我会对一个小孩子动心吗?”

许修文闻言有些不太高兴。

他轻声滴咕了一句,“不喜欢,那你刚才干嘛那么投入。”

虽然他说的声音不大。

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安静的环境。

顾盼娣想听不到都难。

许修文的话可以算是直接戳穿了她虚伪的外皮。

她感觉自己赤果果的站在许修文面前。

内心的想法都被看穿了。

于是,顾盼娣恼羞成怒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投入了!我没有!”

顾盼娣一边说,一边踢许修文的小腿。

许修文当然也没有傻着站着不动,让她踢。

他往沙发方向跑去。

顾盼娣立刻追了上来。

她顺手抓起抱枕,然后用抱枕不断的砸许修文。

这种行为如果换成以前任性时期的萧幼然。

挺正常的。

但是一向温柔的顾姨做出这种举动。

可见她有多生气。

许修文扬着手臂,挡在身前。

趁着顾盼娣一个不注意,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再往自己怀里一拉,同时往沙发上一躺。

许修文便抱着顾盼娣的身子,直直的倒向了沙发上。

许修文抱紧顾盼娣,不让她挣扎,同时在后者耳边温柔的道:“顾姨,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顾盼娣红着脸道:“你快放开我!”

“不放!放了你还打我怎么办?”

顾盼娣气的牙痒痒,但只能服软,“我……我不打你了行吧,你快放开我!”

许修文道:“那我也不放,你今天是我的女朋友,我抱一会儿自己女朋友不过分吧。”

“许修文!”顾盼娣又气又羞,大喊他的名字。

许修文知道不能太过分,所以便顺势放开了顾盼娣。

顾盼娣立刻站起来。

她低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许修文。

心里憋气。

可又不敢继续打他了。

怕他继续使用无赖的手段。

许修文仰视着顾盼娣,笑着问:“顾姨,你刚才这么激动,是不是因为我说对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还真被他说中了。

但顾盼娣是不会承认的。

她冷冷的道:“许修文,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我不是小女孩,我不吃你这一套。”

许修文闻言,安静下来。

顾盼娣见状,略微有些意外。

正当她不解时。

许修文突然低声道:“顾姨,你真的一丁点都不喜欢我吗?如果你真的一丁点都不喜欢我,我以后都不会再来纠缠你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落寞和失落。

就像一个穷途末路之人,发出了最后的哀求。

顾盼娣很想说,我一丁点都不喜欢。

可是她犹豫了。

这段时间。

顾盼娣的人生并不轻松。

先是怀孕,然后是离婚,最后母亲又生了大病。

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孤单无助,最晦暗无光的时候。

而这个时候。

是许修文一直陪在她身边,给她鼓励,给她安慰,给她帮助。

甚至经常用各种方式逗她开心。

女人都是感性的。

顾盼娣能不感动吗?

但是感动不是喜欢。

顾盼娣喜欢吗?

她骗的了许修文,骗不了自己。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

她的确有很多时候都沉浸在跟许修文相处的时光里。

无法自拔。

她知道,她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男人。

虽然他年纪比她小,虽然他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男人,虽然他是她好朋友的儿子。

可是感情是无法控制的。

如果不是喜欢。

那次醉酒意外就算了。

之后在宾馆的那次接吻,包括刚才的接吻。

换成任何其他男人,别说是好朋友的儿子了,就是她的儿子,她都会把报警,告对方性骚扰。

因为是许修文,所以她什么都没做。

但是顾盼娣也知道。

如果许修文不是许修文,而是另外一个跟她差不多的男人。

她都有勇气尝试着接受对方。

她跟许修文年纪的差距,以及身份的差距。

他们俩之间注定是不可能的。

顾盼娣准备狠心否认。

但是许修文已经注意到了她犹豫的举动。

许修文惊喜的喊道,“顾姨,你喜欢我!”

“我没有。”

“你明明喜欢我!”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顾姨,你别骗我了。你刚才犹豫了,如果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你根本不会犹豫。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对吗?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顾盼娣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否认。

许修文笑了一下,突然又收起笑容道:“顾姨,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承认了。你的顾虑我都知道。”

顾盼娣忍不住问:“你知道你还不停手?”

许修文道:“顾姨,有句话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任何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你最担心的不就是我妈吗?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她接受你。”

顾盼娣当然不会轻易相信。

她没说话。

但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许修文能够做到的。

许修文继续道:“所以,顾姨,你以后不要一直拒绝我了好吗?你知道吗?你每一次拒绝我,我的心都好痛。”

顾盼娣的心跳突然加速。

她还是不习惯许修文这种直接表达情感的方式。

“算了,你自己喜欢浪费精力在我身上,我懒得管你,你自己别后悔就行。”

“顾姨,你接受我了?”许修文一脸惊喜的道。

顾盼娣白了他一眼,“你在做梦吗?”

“原来不是接受我了啊。”许修文有些失望,“不过也没事,起码顾姨你不反对我接近你了。铁杵磨成针,我相信在我的坚持下,顾姨你迟早会明白我的真心,接受我的。”

顾盼娣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她注意到许修文傻傻的盯着她。

她紧张的问:“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许修文摇头道:“没有。”

“那你这么看着我。”

许修文笑着解释:“因为顾姨你真的好漂亮啊。”

顾盼娣心跳的更快了。

顾盼娣再次白了他一眼道:“这种话对我没用,我不吃这套。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许修文道:“我还没吃完晚饭呢。”

“你还有心情吃饭?”

“为什么没有?”许修文嘿嘿笑了一声,“刚才……”

他说着摸了摸嘴唇。

顾盼娣一下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许修文立刻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这些菜都是顾姨你辛苦烧的,我不吃完,不是浪费了你的付出吗?”

“都凉了还吃什么。”

“没事没事,凉了也能吃。”

顾盼娣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我再热一下吧。”

“那也行。”

等顾盼娣将凉了的菜热了一遍。

两人重新坐下吃饭。

顾盼娣经过刚才这一番闹腾,是没了胃口。

许修文则不然,大口大口的吃的很香。

顾盼娣在一旁看着许修文吃饭。

心里忽然有种幸福的感觉。

尤其是许修文一边吃,一边夸她做的菜好吃时。

她有一种付出被认可的高兴。

吃完晚饭后。

许修文主动提出要洗碗。

顾盼娣本来想说不用了。

但突然改了主意,同意他去洗碗。

许修文笑着道:“那顾姨你先去沙发上看会电视,我洗完了就来陪你。”

“谁要你陪。”顾盼娣嫌弃道。

说完便转身走向客厅沙发。

许修文洗完碗后,从厨房出来。

他来到沙发前。

顾盼娣此刻正在看一部电视剧。

是一部古装剧。

许修文很自然的走到她身边坐下。

同时将右手手臂伸到了顾盼娣身后的沙发上。

从侧面看。

很像许修文搂着顾盼娣的肩膀。

顾盼娣自然也看到许修文伸过来的手臂。

她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电视剧。

许修文见顾盼娣没有反对,心里十分兴奋。

两人一起看起电视剧。

看着看着,许修文的手臂慢慢的往前挪动。

最后不经意的落在了顾盼娣的肩膀上。

这下是真的搂着顾盼娣看电视剧了。

不知道顾盼娣是不是看的太入神。

竟然没有发现。

许修文见状,既松了口气,又有些得意。

不过他很快注意到顾盼娣耳垂有些发红。

许修文一愣,旋即便猜到了什么。

于是他不再满足于搂着顾盼娣肩膀。

他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

眼看着就要落到顾盼娣的腰上。

如果能一边搂着顾姨的纤腰一边看电视剧,那可太舒服了。

不过顾盼娣突然咳嗽了一声。

虽然她什么也没说。

但这一声咳嗽已经说明了一切。

许修文立刻明白,顾盼娣不同意他这么做。

许修文只好放弃了得寸进尺的行为,将手重新放回到顾盼娣的肩膀上。

这下顾盼娣没有咳嗽了。

看来顾盼娣的底线就是搂着肩膀。

虽然不如搂腰来的舒服。

但相比之前,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了。

许修文也满意了。

然后两人便认真看起电视剧。

转眼电视剧放完了。

顾盼娣突然起身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去吧。”

许修文道:“这还早呢。”

顾盼娣瞪了他一眼道,“我说不早了就不早了。”

许修文撇嘴,“你这是歪曲事实,强权也不是这么强权的。”

顾盼娣恼了,“我就是强权,你不愿意就别靠近我!”

许修文立刻抓住了她的语病。

“这么说,我只要听顾姨的话,我就可以靠近你了。”

顾盼娣一滞。

立刻横眉冷对。

“你到底走不走?”

许修文委屈道:“可是说好当我一天女朋友的,这还没到一天呢。”

顾盼娣道:“你早上7点来的,现在都晚上9点了。12个小时都不止了,怎么不是一天?”

相邻推荐:凤鸣斗罗主神:时代变了主神竟是我自己绿茵传奇教父游戏制作:从治愈玩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