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大宋游侠 章节

第三百零五回:退隐山林

推荐阅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我怎么就火了呢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都市圣医

傅天鹏手持烈阳剑,与欧阳云梦、柳梦柔、赵雪晴、青青,直奔双峰山而来。

彼时金兀朮正以铁浮屠与岳家军进行激战。

被无极杀阵阻隔的牛皋、汤怀等将,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傅天鹏的到来。

探马回报,傅将军正往山脚赶来。

牛皋喜出望外,命令兵士拿出好酒。

傅天鹏施展轻功,快步疾行。

不久众人来到了牛皋的面前,牛皋拍了拍傅天鹏的肩膀,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他知道傅天鹏此行,可谓是九死一生。其惨烈惊险,并不逊色疆场厮杀。

好在傅天鹏凯旋而归,牛皋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兵士端来洋溢着酒香的佳酿,牛皋端起酒碗,豪气干云。

他为傅天鹏几位侠士加油鼓劲,也祝愿岳家军大胜奏凯。

说罢,牛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傅天鹏、欧阳云梦、赵雪晴、柳梦柔、青青,也是满饮碗中酒。

牛皋让众兵士检视军械马匹,只等傅天鹏破阵成功,他们便杀出去与岳元帅会合。

傅天鹏五人稳扎稳打,冒着不断飞来的箭雨飞石前行。

待上了双峰山顶,无极阵里雷霆闪电,狂风大作。

青青一剑纵横,以剑墙掩护傅天鹏向前推进。

来到混元两仪阵阵口,但见远处令旗飘摆,喊杀嘶吼声此起彼伏。

傅天鹏先以无极腾龙剑,扬起滚滚沙尘。

守阵金兵视线被阻,难以互相传递迅息。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傅天鹏舞动烈阳剑,直奔阵眼而去。

滔天的热浪向外翻滚,阵眼开始碎裂,不久传:出隆隆炸响。

巨大的烟尘顷刻间落下,将守阵金兵紧紧缚住。

他们扔下令旗和兵刃四下奔逃,拼命呼喊。

突破了混元两仪阵,无极杀阵威力大减。

傅天鹏抖擞精神,又带着四位女侠,奔赴寒冰烈火阵。

五人来到此阵,就见火龙狂舞,冰剑纷落,步步惊心,危险重重。

傅天鹏全然不惧,飞身一刀劈出,四下寒潭月照。

刀光闪动之处,急速飞下的冰剑被斩为两断。

势如破竹,傅天鹏身似灵猿,动若灵狐,他迈着流星步,很快又冲到了阵眼。

他正要举起烈阳剑,就见一侧铁门打开。

从里面走出四位金将,这四人个个膀大腰圆,体形魁梧。

一个手持托天叉、一个拿着霹雳锤、一个擎着雪花刀、一个紧握九节鞭,虽然说兵刃有别,但是他们却都是面带狠厉,杀气腾腾。

傅天鹏刀锋一指,怒问来将姓名。

这四将正是摩耶沙东、摩耶沙西、摩耶沙南、摩耶沙北四兄弟。

傅天鹏闻言点了点头,他冷哼一声,星眸放光。

对四将说道:“来的正好,也省的我费事。刀锋所向,把你们一锅端了。”

听到此等狂言妄语,摩耶沙东气得哇哇哇怪叫连连。

他迈着八字大步,身形向前一探,托天叉就奔着傅天鹏的咽喉戳了过去。

傅天鹏向后一跳,摩耶沙东扑了个空。

他正想回招换式,重新发动进攻。

傅天鹏箭步上前,一脚踩在钢叉上。

这一脚坚如磐石,摩耶沙东无法抽手。

他暴跳如雷,两只环眼狠狠地瞪视着傅天鹏。

傅天鹏一掌翻飞,拍在摩耶沙东的脑门。

摩耶沙东痛叫一声,立刻气绝身亡。

摩耶沙西三人,见傅天鹏杀了自己的兄长,他们心中怒恨交加。

摩耶沙西让弓箭手排成“一”字长蛇阵型,箭矢如雨,要把傅天鹏他们射成刺猬。

面对漫天箭雨,傅天鹏勇往直前。

他解下斗篷,舞卷狂龙。

周身旋起气浪,将飞来的利箭尽数打落。

欧阳云梦、赵雪晴、柳梦柔、青青,四人身轻如燕,她们迈着纤花柳步,提剑冲杀上去。

刀光剑影,所向披靡。

四把长剑犹如闹海蛟龙,发出耀眼的光芒。

激斗片刻,摩耶沙西、摩耶沙南、摩耶沙北和随行的金兵,全部毙命于刀剑之下。

傅天鹏烈阳剑刺出,又将寒冰烈火阵的阵眼击破。

人不停歇,傅天鹏继续朝着天罡四象阵而去。

守阵金将哈同文和哈同虎,利用高垒深沟和毒箭毒水,意图阻止傅天鹏的脚步。

傅天鹏闪出无极腾龙剑,随着剑影的四下扩散,金兵排成的盾牌刀阵立刻溃不成军。

哈同文、哈同虎见兵败如山倒,冲着傅天鹏骂了几句,领着残兵寻找金兀朮去了。

再下一城,傅天鹏又将天罡四象阵捣毁。

仅剩下阴阴玄虚阵未破,傅天鹏趁胜追击,直捣此阵。

守将金眼郎郎和银眼郎郎更不答话,一个舞动铜刀,一个使用大铲,前后夹攻,照着傅天鹏就是连出杀招。

傅天鹏“平桥掩月”,屈身一躲,让过俩人横扫过来的兵刃。

攻守兼备,他又是“鲤鱼打挺”站起身来。

傅天鹏鱼跃鹰翔,碧波宝刀“劈波斩浪”直奔俩人而去。

金眼郎郎圆睁怪眼,迎刀拦挡傅天鹏出招。

傅天鹏腿上蓄力一脚飞出,将金眼郎郎踢了个跟斗。

金眼郎郎口吐鲜血,捂着小腹大声叫嚷。

银眼郎郎见傅天鹏武艺高强,凭借着他们根本无法抵挡。

是以银眼郎郎保护着兄长且战且退,待大军前来,再一雪前耻。

四个阵眼全部毁去,无极阵分崩离析。

金兀朮在山上还挥舞令旗,与岳飞进行着叫嚣。

巨大的轰响传出,他立刻傻了眼。

岳飞跨下白龙驹,身上银丝甲,手擎沥泉神枪。

他威风凛凛地指着金兀朮,现在无极阵已破,还有什么要说的?

金兀朮瞪着如牛大眼,冲着岳飞狂吼。

他冷冷地告诉岳飞,现在就让其见识见识铁浮屠的厉害。

金兀朮一展令旗,金鼓之声骤然响起。

紧接着就见远处尘沙飞扬,轰鸣之声响彻不绝。

傅天鹏五人赶到岳飞面前,守护着他的安全。

随着喊杀声的临近,众将看的真真切切。

金兵五匹战马连结成环,马匹和战将都是铁甲重铠。

行进处,狂风大作,杀气腾腾。

金兀朮居高临下,用鼻音哼哼着告诉岳飞,此番岳家军必然被踏成肉泥。

岳飞心静如水,清澈的双眼绽放着坚定。

他也把令旗一挥,阵前闪出一支部队。

这些兵士淡然自若,一个个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地。他们目光中流露出的果敢,给人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感觉。

岳飞告诉金兀朮,此战就让他尝尝背嵬军的厉害。

岳飞令旗向前一指,背嵬军快如流星,动作协调。

他们手拿钩镰枪,一个前滚,上前掠扫马蹄。

钩镰枪配合战盾,背嵬军战意滔滔。

几番冲杀,连环拐子马被打的落花流水。

前边倒下,后边根本收招不住。

因此金兵阵中,互相踩踏而死伤的兵士不计其数。

又逢败绩,金兀朮用通火的眼睛盯视岳飞。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有着“既生瑜何生亮”之感。

他不甘心自己多年苦心经营,一手培养起来的铁浮屠就这样失败了。

金兀朮咬牙切齿,拍马冲下山来。

他手提金雀开山斧,嚷嚷着要与岳飞决一死战。

岳飞催动战马,挺枪来战金兀朮。

金兀朮运足气力,使了招“力劈华山”。

大斧挂动风声,奔着岳飞的脑顶劈了下去。

岳飞不疾不徐,沥泉神枪向上一迎。

用力一磕,金兀朮的斧招挡了回去。

金兀朮一击不成,恼羞成怒。

反身又使出一招“回雁惊风”。

金雀开山斧向前一搠,又奔向岳飞的心窝。

岳飞侧身一避,让过大斧。

他从背后抽出打将鞭,一鞭下去,快如流星。

金兀朮连忙闪身避让,打将鞭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肩膀上。

金兀朮疼的呲牙咧嘴,拨马败逃。

岳飞率将乘胜掩杀,严成方、岳云、何元庆、狄雷、再加上陆文龙,五个人冲入敌阵,犹如虎入羊群。

一时之间杀的金兵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哈同文、哈同虎、金眼郎郎、银眼郎郎战死,六十万大军,仅剩下了五千。

望向滔滔黄河,金兀朮痛哭不已。

他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哈密蚩哭诉,自己以举起千斤铁龙,获得老狼主器重。统兵以来,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何曾有过今天这样的惨败。

“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金兀朮在惨败之际,说出了这样的心里话。

哈密蚩却告诉金兀朮不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年汉高祖刘邦,曾经数次败于项羽之手,垓下之战一举成功。

金兀朮摇头叹息,他对哈密蚩讲,岳飞可不是项羽。他统兵有方,谋略深远,有他在,南下的大业只能成为泡影。

哈密蚩却笑着说道:“四狼主,您听说过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吗?”

闻听此言,金兀朮来了精神。

他询问哈密蚩,是不是有办法对付岳飞。

哈密蚩提醒金兀朮,怎么把秦桧给忘记了?

金兀朮眼前一亮,当初秦桧跟着徽、钦二帝,在牧羊城坐井观天。这小子南归的时候,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跪在我面前起誓,说回到南朝,定然忘不了我对他的大恩大德。如今他身居相位,吃香的喝辣的,是不是把誓言忘了。这小子要是不仁不义,我也不能让他高枕无忧。

想到这里,金兀朮拟写一封书信,让哈密蚩火速赶往临安。

哈密蚩领命而去,不日到了相府。

他开门见山告诉秦桧,四狼主现在身处困境,该是他报答的时候了。

秦桧雀目小眼,眯成了一条缝,他告诉哈蜜蚩,让其转告四狼主,自己一定想办法治死岳飞。

送走了哈密蚩,秦桧马上召集心腹商议对付岳飞的办法。

有人认为,岳飞军纪严苛,定有不服之人,可以以此为借口,寻机扳倒岳飞。

秦桧点头称是,他让心腹“损透顶”,持自己的手令去寻人。

损透顶经过一番调查,知道王贵曾经受到过岳飞的责罚。

他带人找到王贵,威逼利诱,让王贵作伪证。

王贵最初不肯,秦桧找来张俊,让他对付王贵。

昔日的顶头上司出现在自己面前,王贵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畏敌怯战,折损兵士,这可是死罪。

为了保命,王贵与秦桧、张俊沆瀣一气,罗织岳飞的罪名。

秦桧得到所谓的“罪状”,如获至宝。

他又找来傅选、姚政、徐庆、庞荣、李兴等人,联名控告岳飞。

朱仙镇大捷,让岳飞对巜满江红》矢志收复旧山河的意愿更加强烈,他奖率三军,打造船只,准备趁胜渡过黄河。

傅天鹏、欧阳云梦、赵雪晴、柳梦柔、青青,他们与合营诸将一样的高兴。

大家志得意满,认为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然而十二道金牌,将他们的雄心壮志击碎。

岳飞、岳云、张宪,接到圣旨,立刻进京命圣。其他将领原地待命,不得随意走动。

岳飞三人一进京,被禁军拿下。

万俟卨把岳飞、岳云、张宪押进大理寺,“披麻问”、“扒皮拷”,种种酷刑加身,岳飞正气凛然,浑然不惧。

损透顶这些天一直在大理寺外等待着消息,万俟卨告诉他,什么招术都使了,岳飞就是不肯吐露半个字。

损透顶一听这话,他告诉万俟卨,相爷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万俟卨吓得胆战心惊,马上跟着损透顶奔着相府而去。

当晚,秦桧、张俊、万俟卨商议了许久,也没有研究出个子丑寅卯来。

送走了众人,秦桧一筹莫展。

这时其妻王氏告诉他,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身居相位,大权在握,怎么做事如此畏首畏尾。

秦桧忙向其妻询问计策,王氏冷笑着回答秦桧,圣上早就对岳飞生出疑心。岳飞接管淮西军,圣上就很不高兴,只是碍于他能征善战一直隐忍。如今他要率军渡过黄河,迎回二帝。试问这要将圣上置于何地?

秦桧一听这话,如梦初醒。

他连连称赞王氏高见,现在做不做实“罪证”已经不重要了。

问题的关键,就是岳飞、岳云、张宪,绝不能活在世上。

傅天鹏一连几日未见岳飞归来,他和欧阳云梦、赵雪晴、柳梦柔、青青,去打听岳飞的消息。

五个人入了临安,才知道岳飞元帅三人被打入了死囚牢。

傅天鹏愤怒不已,要劫牢救人。

赵雪晴让他不要冲动,眼下唯有义父义母可以相助岳飞。

他们快马加鞭,赶赴镇江。

梁红玉听闻秦桧把岳飞一家下了狱,她马上去找秦桧理论。

秦桧深知梁红玉的厉害,他让王氏出去推搪。

王氏嬉皮笑脸地告诉梁红玉,相爷也正在澄清此事,让她回去等消息。

梁红玉走后,秦桧越来越觉得必须除掉岳飞。

1142年冬,寒风呼啸,岳飞、岳云、张宪被秦桧害死于风波亭。

时年39岁,一代精忠报国的名将就此逝去。

天将飞雪,奇冤难诉。

消息传出,百姓无不痛哭。

韩世忠怒不可遏,提剑质问秦桧,岳飞身犯何罪?

秦桧张口结舌,喃喃地说道:“莫须有”。

韩世忠怒吼着离开了朝堂,他重复地说道:“莫须有何以服天下。”

施全一连几天,将自己关在屋里。

傅天鹏前来找他,向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施全给他斟满酒,二人倾吐了心事。

施全让傅天鹏好生保重,他出去办点事情。

说完,施全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秦桧自害死岳飞后,整日提心吊胆,近来又生了痈疮。

他疼得满头冒汗,此番外出,就是寺里许愿的。

施全见秦桧从轿子里出来,他飞身而出,挥刀杀向秦桧。

然而未到秦桧身边,施全就被秦桧的贴身护卫拿下。

施全就擒骂不绝口,秦桧大怒,命人将施全杀了。

又一个丹心热血的将领,命丧秦桧的手里。

傅天鹏痛哭不已,带着四位女侠祭拜了岳飞、岳云、张宪和施全将军。

赵雪晴望着秀丽的栖霞山,她告诉傅天鹏,从圣上定都临安,她就知道他的心中只会苟且偷安。这样的人,听信奸侫,残害忠良,还有什么值得效命的。

傅天鹏心灰意冷,带着四位红颜知己,退隐江湖了。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高山田园,只要远离朝堂,哪个不是快乐的净土。

后来孝宗继位,岳飞沉冤得雪。建祠立庙,永亨香火。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卨四人,用白铁浇铸成跪像,永远跪在岳飞的面前忏悔。他们的卑劣行径,也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正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侫臣。”

小说巜大宋游侠》在这里正式结束了,不过“秃笔一支写春秋,壶中佳酿似江湖。挥毫泼墨书豪情,把盏言欢共风流。”弹剑秀才不会与支持他的亲爱的读者们相忘于江湖,期待与大家再次重逢。

(全书完)。

相邻推荐:觅仙路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忽悠世界的救世主大宋一品权臣穿越大宋之我想做好人